1. <button id="dl5g4"></button>

  2. <em id="dl5g4"></em>
    首頁 > 報告 > 專輯 > 文化

    中國人的生產與生活智慧——走進中華優秀傳統文化

    報告人:苑利 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員
    簡 介:黨的十八大以來,圍繞傳承和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習近平總書記發表了一系列重要論述,他強調,要“講清楚中華文化積淀著中華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是中華民族生生不息、發展壯大的豐厚滋養;講清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中華民族的突出優勢,是我們最深厚的文化軟實力”。中國藝術研究院苑利研究員作的專題輔導報告,對于我們深入理解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中華民族的“根”與“魂”,堅定文化自信,具有一定的指導作用。
    總播放:48290
    發布時間:2020-03-20 09:38
    • 我國悠久燦爛的農耕文化歷史,加上不同地區自然與人文的巨大差異,創造了種類繁多、特色明顯、經濟與生態價值高度統一的農業生產智慧,形成了中國人看待世界、看待社會、看待人生的獨特價值體系、文化內涵和精神品質,這是我們區別于其他國家和民族的根本特征,也鑄就了中華民族博采眾長的文化自信。[完整報告][文稿][課件]

    • 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中華民族的精神命脈,是中華民族的獨特標識。中國人的生活智慧中蘊含著“仁義”“和合”“和平”“均等”等思想,“以和為貴,和而不同”的處世哲學,“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生命境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德規范,“言必信,行必果”的行為規范,“正心誠意,修齊治平”的心性修養……是我們最深厚的文化軟實力。[完整報告][文稿][課件]

    • 我國古代農業生產工具和生產技術的進步,是推動精耕細作技術發展的主要動力。同時,豐富的農業知識、可持續發展的理念與經驗,也為世界農業發展作出了獨特的貢獻。[完整報告][文稿][課件]

    • 中國是茶的故鄉。中華茶文化源遠流長,博大精深。幾千年來,中國不但積累了大量關于茶葉種植、生產的物質文化,更積累了豐富的有關茶的精神文化。[完整報告][文稿][課件]

       

      苑利 圖片01

      苑利 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員

      點此瀏覽完整報告

      點此瀏覽視頻專輯

      點此瀏覽課件

      一、中國人的生產智慧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

      (一)黃河、長江流域農業文明歷史悠久

      早期人類文明大都發源于大河流域,原因是:灌溉水源充足,水利資源豐富;地勢平坦,土地肥沃;氣候溫和,適合人類生存,利于農作物培植和生長,能夠滿足人們生存的基本需要。

      中國是一個農業古國。黃河流域早期農業主要是種植粟、黍,長江流域主要是種植稻。黃河流域產生的農業文明,受到歷史時期自然地理因素的影響,不斷向長江流域農業文明過渡、發展。長江流域農業文明是黃河流域農業文明的繼承和發展。

      黃河流域農業文明區域和北方草原游牧文明區域有一個過渡地帶,這一地帶也是歷史時期農業民族(主要是漢族)和游牧民族相互爭奪的主要區域,在這一區域農業文明和游牧文明不斷交流、融合。

      黃河文明、長江文明和北方草原文明交流、融合、升華,創造了燦爛的中華文明。習近平總書記多次意味深長地談到:“中華文明是唯一沒有斷流的古老文明。5000年的歷史是我們文化自信的源泉。”

      (二)中國兩大農業系統的生產方式

      中國是世界農業起源地之一,稻作農業與旱地農業同時出現,呈現南北并立的格局,即南稻北粟。此外,南北的耕作技術也有很多不同,南方是火耕水耨,北方是刀耕火種。

      火耕水耨是我國古代一種原始耕種方式。在播種前,放火燒去田里的野草與蓬蒿,再下種,謂之火耕;待禾苗長出七八寸后,將水灌入田中淹沒并悶死雜草,使之腐爛成為肥料以助稻秧生長,謂之水耨。這種稻作技術需要有良好的人工灌溉條件,同時要將除草與匯肥有機地結合起來。顯然,這已經不是原始稻作農業所擁有的技術,而是隨著春秋戰國時期淮南水利事業的發展,稻作技術到達一定水平的表現。

      刀耕火種是新石器時代殘留的農業經營方式,又稱遷移農業,為原始生荒耕作制。先以石斧(后用鐵斧)砍伐地面上的樹木等枯根朽莖,謂之刀耕;草木曬干后用火焚燒,再下種,謂之火種。一般來說,一年后易地而種。

      公元前5000年至公元前3000年,黃河中游仰韶文化區采用刀耕火種、土地輪休的方式種植粟、黍。公元前1260年至1100年,云南也用這種方式種稻。戰國時期,云南土著民族廣泛采用刀耕火種的農事耕作方式進行農業種植。公元前1世紀,隨著大量移民屯田,云南中部及西部地區刀耕火種的農事耕作方式逐漸減少,但在邊遠山區仍然保留著這種耕作方式,有的甚至延續至今。

      在7000年前,黃河流域已經普遍種植粟、黍,石鐮是收割粟的工具。使用時在鐮身后部捆綁豎柄,人們一手把地里的粟秸攥成一束,一手持柄揮鐮割斷成束的粟秸。為增加石鐮的切割能力,人們將石鐮的刃部加工成細密的鋸齒狀。

      禾晾通常建在寨旁、溪邊,形狀像牌坊,頂部兩邊蓋上一尺寬的人字形杉木皮擋雨。晚秋,稻谷成熟,人們剪摘稻穗,剝去外葉留下一尺多長的禾桿,約五公斤捆成一把,放在禾晾上風干后入倉。禾晾無人看守,也不會失竊。

      “二牛抬杠”也稱“二牛三夫”耕作法,最早見于戰國時期,西漢得到推廣。耕作時,兩牛相距約七八尺,中間橫抬一“杠”,“杠”后接續轅犁。一人在前牽牛;一人坐在“杠”上,腳踏轅犁,控制犁鏵入土深淺;一人在后扶持犁把。這一耕作方式在云南及西北少數民族地區的一些地方至今仍可見到。

      唐朝后期,江東地區出現了曲轅犁。和以前的耕犁相比,它有幾處重大改進:將直轅、長轅改為曲轅、短轅,并在轅頭安裝可以自由轉動的犁盤,這樣不僅使犁架變小變輕,而且便于調頭和轉彎,操作靈活,節省畜力和人力。曲轅犁的出現是古代中國耕作農具成熟的標志。

      興化垛田已有上千年的造田耕作史,2014年被聯合國糧農組織認定為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產。垛田作為古代土地利用的活化石,是研究當地生態環境變遷和土地利用方式轉變的珍貴標本。興化境內70%以上耕地為垛田,至今保存著傳統農耕方式,使用罱泥、扒渣、攪水草等自然肥料。

      葑田是可以移動的農田。人們將湖澤中葑泥移附木架上,浮于水面,種植稻。

      歷史上,農耕民族與游牧民族不斷交流、融合,形成了中國人民勤勞勇敢、禮儀謙讓、堅強不屈的民族性格。從生產和生存方式來看,農耕民族以農耕立足、發展,社會發展繁榮以農為本;游牧民族則不事農耕,以游獵畜牧為生。從居住環境來看,農耕民族講究安土重遷,建立村落、城市作為生產生活場所;游牧民族則居無定所,追逐水草而居,不建立固定的房屋居所,穹廬、轆轤車是其生活場所。從文化來看,農耕民族受儒家影響,講究文質彬彬;游牧民族則以用武為尚,全民皆兵。從統治方式來看,農耕民族采用郡縣保甲制,轄下之民登記造冊,征收賦稅,不可隨意流動;游牧民族則是部落聯盟的形式。

      文明是多彩的,文明是平等的,文明是包容的。農耕文明與游牧文明都是燦爛的中華文明的一部分。歷史告訴我們,只有交流互鑒,一種文明才能充滿生命力。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中華文明經歷了5000多年的歷史變遷,但始終一脈相承,積淀著中華民族最深層的精神追求,代表著中華民族獨特的精神標識,為中華民族生生不息、發展壯大提供了豐厚滋養。”

       

    精選文章

    精選視頻

    精選圖片

    微信公眾平臺:搜索“宣講家”或掃描下面的二維碼:
    宣講家微信公眾平臺
    您也可以通過點擊圖標來訪問官方微博或下載手機客戶端:
    微博
    微博
    客戶端
    客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