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utton id="dl5g4"></button>

  2. <em id="dl5g4"></em>
    首頁 > 報告 > 專輯 > 文化

    家庭、學校、社會協同育人

    報告人:吳重涵 汪雪梅 李敏
    簡 介:家庭、學校、社會協同育人,是發展的必然選擇,是社會共同關心的重要的教育話題,更需要我們結合新技術的發展,做好線下線上的協同,建立起家校社之間的信任。對此,吳重涵、汪雪梅、李敏三位老師通過問答訪談的方式,深入討論了家庭、學校、社會協同育人的多種多樣的合作方式、具體做法以及解決心理、價值觀沖突的思路。
    總播放:749
    發布時間:2020-10-16 15:29
    • 家庭教育起源于交往,特別講究互動、生活。學校教育偏重于知識,與生活存在一定程度的割裂,而這種割裂正是其不能取代家庭的一個重要理由。如今,很多學校越來越多地引入生活教育,說明學校在往家庭“走”,兩者之間的交叉重疊領域越來越多,這一交叉重疊的教育正是家校社協同育人的基礎。當代,家校社協同育人已經是一種世界性的潮流。[完整報告][文稿][課件]   嘉賓:吳重涵 江西省教育科學研究所所長      汪雪梅 首都師范大學附屬小學校際家委會委員   主持人:李敏 首都師范大學初等教育學院副教授

    • 當前,在學校正常的教學和管理過程中,家庭和家長已經成為必要因素,是教學環節中的必經鏈條,并在一定程度上解決學校的問題。沒有這一環節就構不成閉環,真正的家校合作正是要把家庭和家長作為解決問題的環節。吳重涵老師通過介紹典型個案,回答了家校如何開展有效合作這一問題。[完整報告][文稿][課件]   嘉賓:吳重涵 江西省教育科學研究所所長      汪雪梅 首都師范大學附屬小學校際家委會委員   主持人:李敏 首都師范大學初等教育學院副教授

    • 學生的問題成千上萬,要想學生能夠向家庭和學校分享問題和積極反饋,我們就必須建立起學生、家庭、學校之間的信任,比如孩子遇到一位有愛有方法、嚴格又慈祥的老師。我們從一系列典型案例中獲得的最大啟示就是,面對家校在溝通上的困境、沖突,我們要以幫助孩子解決好成長中的問題為根本,完善家校的合作機制。[完整報告][文稿][課件]   嘉賓:吳重涵 江西省教育科學研究所所長      汪雪梅 首都師范大學附屬小學校際家委會委員   主持人:李敏 首都師范大學初等教育學院副教授

       

      家長課堂

      點此查看完整報告

      點此查看視頻專輯

      點此查看課件

       

      嘉賓:吳重涵 江西省教育科學研究所所長

         汪雪梅 首都師范大學附屬小學校際家委會委員

      主持人:李敏 首都師范大學初等教育學院副教授

       

      主持人:大家好,今天我們一起去探討很多家長、學校以及一些社會機構共同關心的重要話題,家庭、學校、社會如何進行協同育人。接下來,我來介紹一下今天參與討論的嘉賓。坐在我身邊的吳重涵教授,是江西省教育科學研究所所長,也是中國家庭教育專業委員會副理事長。歡迎吳教授!

      吳重涵:大家好。

      主持人:這位是汪雪梅女士。汪雪梅女士是首都師范大學附屬小學校際家委會委員,也是一位在校六年級學生的家長。歡迎汪老師!

      汪雪梅:謝謝大家,謝謝兩位老師。

      主持人:我是來自首都師范大學初等教育學院的李敏。很高興跟大家一起討論這個話題,我先問第一個問題,大家現在都很關心家庭、學校、社會協同育人的工作,吳教授,您覺得這樣一個議題,從政策制定到具體執行,對于我們當前的教育工作而言,意義是什么?

      吳重涵:家校社協同育人,既是一個老話題,又是一個新話題。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辦好教育事業,家庭、學校、政府、社會都有責任。我們可以看到,很多教育名著里面也有關于家庭和學校相互配合、注重家庭教育的經典論述。那么,今天的家校社合作處在一個什么樣的時代背景?

      古代兒童的成長主要是在家庭中的成長,是一個大的家庭和家長的概念。古代的學校實際上是很小的,面對的是極少數人,也不是現代意義上的學校,而是準學校。所以說,古代(教育)是一個大家庭、小學校的概念。近代學校制度建立以后,我們把兒童的成長、兒童教育的責任委托給了學校。所以說,這個時候,兒童的成長、教育主要是學校的責任。這個時候家庭的責任相對來講就比較小,注重家庭教育的家庭和家長也不是很多。所以說,近代是一個特別大的學校的概念,我們講教育制度、教育系統,實際上講的就是學校,學校約等于教育。到了現代,學校還是這么大,但家庭這一塊急劇“長大”。

      主持人:功能也在發生變化。

      吳重涵:對,這實際上就是古代的大家庭,家庭分量重,是生活教育。學校實際上是知識教育。社會是極其復雜的,也急劇變化,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所有孩子面對的都是一個不確定的未來。那么,從總體上來講,我們教育的其中一個趨勢就是回歸生活教育。生活教育的回歸,使家庭和家長對于兒童成長的代理權越來越大。原來,我們家長把這個權力讓渡給學校,由學校來作主。孩子入了學,我們就都拜托老師、拜托學校了。但是現在,很多的家長也不完全放心學校,也要在孩子的成長中有越來越多的話語權、決策權。所以,在這種情況下,老師會越來越感覺到,離開了家庭和家長去處理學生的學業問題、行為問題、管理問題,很多不僅是處理不好,甚至可能是無解。所以,在這樣一個歷史階段,我們必須注重家庭、注重學校,這既是一個老話題,又是一個時代的新命題。

      主持人:吳老師,剛才您在分享的時候,我就想到法國作家寫的一本書——《扎根》。那里面其實就談到現代教育,包括近代、現代的學??赡苓^于注重科學體系的建構、分支學科的完善發展,把系統化的東西教給孩子。書中舉了一個非常生動的小案例,說孩子學了很久關于太陽和月亮軌跡的知識,但是他不知道老師在課堂上講的那個太陽跟他每天背著書包從田間地頭蹦蹦跳跳來到學校路上看到的那個太陽是一樣的。所以,這個例子就反映出來,無論是西方還是我們,都是從古代教育慢慢走過來的,有對學校功能的無限依賴、放大,生活教育的一部分初心慢慢喪失。這部分養育的需要可能是家庭教育中原初就保有的,這可能也是中西方教育的一種共同期待。在新一輪課程改革中,學校教育在努力推進各個學科的同時,也在關注如何建立知識和生活的關系。

      吳重涵:我覺得是這樣,家庭教育有幾個關鍵詞:一是交往,教育起源于交往;二是互動,實際上就是家庭的互動功能;三是生活?,F在的學校,從成立之日起就偏向于知識,就像一枚硬幣的兩面,一方面把知識抽象出來變成各個學科,有利于科學的發展、學科的發展、知識的迅速系統化積累,也有利于學生的接收。但是,知識與生活在一定程度上確實是存在割裂的,這種割裂實際上是學校不能夠取代家庭的重要理由。那么,我們現在講的學校很大程度上是做一些彌補,很多學校也已經越來越多地引入生活教育,比如聯合國倡導的合作學習、項目學習,都是在一個真實的生活情景里讓學生去面對復雜的任務、復雜的信息,然后做出選擇。我覺得學校已經在這樣做,也說明學校在往家庭“走”,兩者之間相互交叉重疊的領域越來越多。交叉重疊的教育是家校社協同育人的基本根據,因為有內容的重疊、方法的重疊,所以才需要協同。所以在我們現在這個時代,家校社協同育人確實是一種世界性的潮流和趨勢。

       

    精選文章

    精選視頻

    精選圖片

    微信公眾平臺:搜索“宣講家”或掃描下面的二維碼:
    宣講家微信公眾平臺
    您也可以通過點擊圖標來訪問官方微博或下載手機客戶端:
    微博
    微博
    客戶端
    客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