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utton id="dl5g4"></button>

  2. <em id="dl5g4"></em>
    首頁 > 報告 > 專輯 > 文化

    中國哲學的基本精神

    報告人:楊立華 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
    簡 介:中國到底有沒有哲學?有沒有哲學對一種文化究竟意味著什么?本期報告,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楊立華回應了“中國到底有沒有哲學”這一問題,精彩講解了孔子、孟子、莊子的思想精髓以及孟子、莊子所走的哲學道路,闡明了中國哲學的特點和我們應該如何理解中國哲學的基本精神。楊立華教授最后強調,要以最莊重的態度面對中國哲學,面對中國哲學家,面對中國哲學的偉大經典。
    總播放:30012
    發布時間:2020-11-05 13:07
    • 關于世界、人生根本問題的理性的、成體系的思考,就是哲學。這其中涉及三個要素:一是關于世界、人生的根本問題;二是理性地看問題;三是要成體系。本期報告,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楊立華由回應“中國到底有沒有哲學”這一問題出發,講述了中國哲學的基本洞見和思考論證,正面回應了“中國哲學為何是哲學”,深入分析了“中國哲學”的特點究竟為何。[文稿][課件]

    • 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楊立華認為,孟子的哲學論證中最偉大的哲學論證是《孟子·盡心上》。其中, “盡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則知天矣”包含了孟子最核心和最關鍵的論證,這是真正意義上的論證,也是主體性哲學。[文稿][課件]

       

      楊立華_副本

      楊立華 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

      點此查看完整報告

      點此查看視頻專輯

      點此瀏覽課件

      一、“中國哲學”的特點

      談及中國思想、中國文化,都沒有爭議。但是,中國思想到底怎么界定,能不能提“中國哲學”這四個字,中國到底有沒有哲學,是一個關鍵問題,也是一個文明論的問題。如果回到19世紀末20世紀初,回到文明論的視野里,將有助于理解今天還在爭論“中國哲學合法性”到底意味著什么。

      一百多年前有人質疑中國有沒有哲學可以理解;一百年后的今天,還在爭論這個問題,則有點莫名其妙了。中國哲學這個學科確立至今,也已經超過一百年。中國學術界有一個非常奇怪的現象,總是有人詆毀哲學,尤其是中國哲學,認為“哲學”這個詞匯是一個舶來品,但很顯然,“哲學”二字只是一個翻譯的詞匯。那么,真正的問題在哪里?第一點,哲學有沒有標準形態?第二點,哲學和文明的關系如何。一個如此悠久的文明,如果沒有根本的看待世界、人生的目光,它又如何源遠流長地走了這么多年?

      我曾在上海陸家嘴圖書館參加了《中國哲學十五講》的活動,在那場活動中我也提到,一直以來有所謂“中國沒有論”,包括中國沒有哲學、中國沒有科學等,而最近一個更夸張的講法是中國沒有創新。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趙汀陽在《惠此中國》中對中國文明有一個非常精到的概括,第一條就講中國文明是自發生以來從未中斷過的文明?;氐絾栴}本身,如果中國沒有宗教、沒有哲學、沒有科學,甚至沒有創新,中國幾千年歷史如何延續至今?因此,這種講法可以休矣,用兩個字來概括就是“無聊”。

      當你說中國沒有哲學的時候,標準的哲學形態是什么?是亞里士多德?還是柏拉圖?如果亞里士多德、柏拉圖代表標準形態,那么奧古斯丁、笛卡爾是哲學家嗎?德國古典哲學是西方哲學的巔峰,但這不意味著謝林、黑格爾等就是唯一的哲學形態。實際上,哲學沒有標準形態,既然沒有唯一的哲學,中國沒有哲學的說法也就無從說起。那么,什么是哲學?我認為:關于世界、人生根本問題的理性的、成體系的思考,就是哲學。以這個標準衡量,中國所有的思想者,其實都是哲學家。這其中涉及三個要素:一是關于世界、人生的根本問題;二是理性地看問題;三是要成體系,如果不成體系,則應該叫“思想的片段”或“思想的洞見”。我當然認為中國有哲學,而且“中國哲學”這四個字也是我一直以來的堅持。

      《中國哲學十五講》最大的特點,就是我不怎么講學派思想的傳承,我的重點只在于深入每一個哲學家體系的內部,揭示這一體系的核心和最為關鍵、最具思想張力的那部分內容。在這里,我最想突出強調的就是中國哲學的說理方式,也就是以思辨的邏輯的論證的方式來說理。實際上,關于論證本身的理解就非常復雜?!度蕦W本體論》中非常明確地講了論證本身。那么,我們為什么要論證?論證是讓我們所說的道理更具說服力,是使道理獲得說服力的形態。

      論證有不同的傳統和方式。其中,丁耘教授在《道體學引論》一書中講到了詮釋性論證,即:通過詮釋歷代哲學家的思考,通過詮釋歷代偉大的哲學經典,來獲得自己論說的說服力。這一路線根本來說還是經學路線。我認為,詮釋性論證在相當多的時代都具有足夠的說服力,只要這個時代的權威系統是完整的。在權威系統完整的情況下,只要回溯到基本權威,所說的道理就獲得了足夠的說服力,這就是詮釋性論證,或者說是整個經學論證的方式。

      舉個例子,在一個孔子的權威不受質疑的時代,需要辨析的只有兩點:第一,這句話是不是孔子說的;第二,孔子說的這句話到底是什么意思。但當權威系統崩解之時,僅僅回溯到某種權威的系統就不再有這樣的說服力,在這個時代、這樣的情況下,人們就要回到所謂的“自然之理”、根本的原理上來,回到最基本的普遍理性所能支撐的邏輯和思辨的論證上來。我在《中國哲學十五講》中呈現的主要脈絡,呈現出的幾個時代,也是中國哲學最具原創力的時代,因為這幾個時代都是從人的普遍理性出發,用邏輯的和思辨的方式提供論證的時代。

      需要注意的是,哲學從一開始就是從整體性來思考世界、人生的,也是人類在用基本的理性思考。因此在這個意義上,當人類開始用理性方式、以整體角度來思考和理解人生的時候,他所達到的洞見高度,就是人類的普遍理性所能達到的最高高度,這也是每個時代的哲學都不斷回到這一高度的原因。值得注意的是,雖然孔子所達到的洞見高度是那個高度,但是至少我們在《論語》中沒有看到孔子對其思想的完整論證,為什么沒有?原因很簡單,因為孔子不需要證明自己。我們在讀《論語》時會發現,孔子說出一個道理,沒有人會質疑他。雖然孔子一生經歷困頓,但是他的一生卻沒有遇到嚴肅的思想挑戰,最多就是他的學生偶爾對他有一點小小的質疑。

      但是到了孟子、莊子那個時代,想通過訴諸權威來解決問題就很難了。因此,孟子、莊子所走的哲學道路,最根本的就是要在最根源處拿出哲學論證。

      孟子對孔子的思想是完整繼承的,但是在繼承中又有發展,這個重要的發展就是孟子補足了根本論證。這也是我在《中國哲學十五講》里面講孟子的關鍵。

      莊子所走的哲學道路更是如此。魏晉時期也是一個權威動搖的時代。為什么這樣說?從“五經”到“三玄”發生了根本性變化,因為“五經”已經不再具有說服力。

       

    精選文章

    精選視頻

    精選圖片

    微信公眾平臺:搜索“宣講家”或掃描下面的二維碼:
    宣講家微信公眾平臺
    您也可以通過點擊圖標來訪問官方微博或下載手機客戶端:
    微博
    微博
    客戶端
    客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