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懷播火者 | 94年前的今天,李大釗從容就義
  1. <button id="dl5g4"></button>

  2. <em id="dl5g4"></em>

    緬懷播火者 | 94年前的今天,李大釗從容就義

    他是北大青年學生的良師益友,最早的馬克思主義傳播者;他領導工人運動,發展農村黨支部,對北方革命運動起到了重要的指導作用;他與陳獨秀、胡適等摯友結下深厚的革命友誼,留下“南陳北李,相約建黨”的佳話;他與妻子趙紉蘭伉儷情深,舉全家之力貢獻革命活動……他就是李大釗。20210430_115202_109

    李大釗像(資料照片)。

    李大釗同志是中國共產主義運動的先驅,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杰出的無產階級革命家,中國共產黨的主要創始人之一。為迎接中國共產黨百年華誕,北京市檔案館日前推出《播火——李大釗革命活動檔案史料展》,用200余件檔案、資料、圖片回顧李大釗同志的革命足跡,追尋中國共產黨創建的光輝起點。此次,北京市檔案館展出館藏史料檔案80余件,其中20余件是首次向社會開放的珍貴檔案。

    展覽中,多件珍貴檔案都顯示出李大釗先生與家人、學生、工農和摯友關聯的歷史細節,讓人們走進這位偉大革命家短暫生命里感動人心的細微瞬間。

    今天是李大釗同志的就義日,讓我們與檔案對話,從一幅幅照片中,仰望先驅者“以青春之我,創青春之國家”的意氣風發;在一件件史料中,感受馬克思主義者“實踐其所信,勵行其所知”的執著堅韌,于一句句記述里,體悟無產階級革命家“鐵肩擔道義,妙手著文章”的初心與擔當。追溯李大釗的革命足跡,體悟這位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永垂不朽的精神和氣節。

    教學生

    一份試卷記錄馬克思主義早期傳播

    透過玻璃櫥窗,一份試卷引得觀展者駐足。

    這份北大學生賀廷珊唯物史觀考試試卷,被批閱95分。試卷為北京大學統一印制,試卷用紙為豎紅條十行紙,兩面折合。在折合處印有套紅的“北京大學試卷”6個字。紅色大字“試卷”前有4個墨印字:唯物史觀,這是課程名稱。“試卷”二字后括號里是考生名字。試卷上的阿拉伯數字,一為學生學號,二為試卷序號。在“政治系二年級”字樣下,有“民國十二年學科試驗”字樣。“試驗”在當時即是考試的意思。

    20210430_115202_110_副本

    1920年10月,李大釗在北京大學開設“唯物史觀研究”課程。左為學生賀廷珊的試卷,右為李大釗因事停課的請假條。

    這是一篇在李大釗先生指導下完成的答卷,試卷上寫著:“試論馬克思唯物史觀的要義并其及于現代史學的影響”,其中闡述了唯物史觀的基本原理,對各種唯心史觀作了批判,并論述了馬克思發現唯物史觀的重大意義。

    1920年10月,時任北京大學教授的李大釗在北京大學開設“唯物史觀研究”課程,這份試卷就是當時李大釗任教階段的生動寫照,展板上還呈現了當時李大釗因事停課的請假條。

    大釗先生的課,當年很受學生歡迎,常“座無虛席”。羅章龍在《亢齋回憶錄——記和守常同志在一起的日子》中回憶到,“李先生講授這門課程,在當年是件新鮮事物,這門課無現成教本可循,要自己編寫講義,他的講義從科學的唯物史觀出發,立意創新,內容精當,而且篇幅很多,他在課前親自散發講義,每次都有十張八張,的確開全校風氣之先……李先生講課有系統,兼有條理,而且聯系中外數千年的歷史發展加以印證,具有高度說服力,所以同學們聽課十分踴躍,座無虛席。”

    此次展覽的策展人、北京市檔案館二級巡視員梅佳介紹:“這張試卷側面反映了當時學生聽取該課程的認真程度和李大釗授課的良好效果。印證了李大釗在北京大學教授唯物史觀課,傳播馬克思主義的史實,體現了馬克思主義早期傳播對北大青年的影響及其在中國共產黨建立和發展中起到的重要作用。”

    作為老師,李大釗深刻意識到,青年是民族復興、國家富強的希望所在,因此他廣泛結交青年朋友,積極為他們排憂解難,提攜扶植,指引青年朝著正確方向前進。包括毛澤東在內,李大釗身邊還圍繞著鄧中夏、高君宇、何孟雄、黃日葵、羅章龍、劉仁靜等一批進步青年。

    20210430_115202_111

    大釗先生與學生們的關系也非常輕松,北京大學內的李大釗辦公室被稱為“飽無堂”,寓意“飽食終日,無所用心”,實際上表明無師生之別,沒有客氣和禮數的拘束,大家可以自由辯論思想,這間辦公室也逐漸成為傳播、研究馬克思主義的中心。展覽中,“李大釗為擔保劉仁靜學宿費給北京大學會計課的函”“李大釗關于本校學生陳德榮被捕由校出具保呈致沈士遠的函”等檔案,都體現了李大釗對學生無微不至、良師益友的師生情誼。

    在北京大學圖書館當助理員時,毛澤東曾與李大釗短暫共事。1949年3月重返北平時,毛澤東稱李大釗為自己“真正的老師”。

    “30年前我為了尋求救國救民的真理而奔波。還不錯,吃了不少苦頭,我在北平遇到了一個大好人,他就是李大釗。在他的幫助下,我才成為一個馬列主義者……他是我真正的老師。”

    對渴求革命真理的青年學生來說,李大釗猶如“空谷足音”。最可貴的是,李大釗的教學工作,使北京大學這所聚集了全國各地優秀青年學子的地方,成為了馬克思主義最早發生影響和向全國各地廣泛傳播的發源地之一。為中國共產黨早期北京黨組織的建立培養了一批具有初步共產主義思想的骨干。

    領工農

    一張傳單揭露壯烈工人運動

    20210430_115202_112_副本

    長辛店工人運動中散發的傳單。

    在展館右側的一列玻璃櫥窗里,10余件珍貴的檔案原件依次陳列。左起第一件就是“長辛店工人警告勿殺兄弟宣言”,這張長辛店工人運動中散發的傳單是北京檔案館的重要館藏,披露了長辛店工人運動的歷史細節。

    “如狼似虎的軍閥,竟以為我們是暴徒!但是早在我們的預料之中,所以我們萬死不辭,雖肝膽涂地而勿怯!可笑我們只堅持了兩天的時日,那班軍閥和京漢當局就屈服于群眾勢力之下,把我們要求的條件俯首應允了!”這是“京漢鐵路長辛店工人俱樂部告工友書”中的內容,與京漢鐵路大罷工散發的傳單、全國鐵路總工會紀念二七罷工兩周年傳單等歷史資料同時展出。

    縱覽20世紀20年代中國第一次工人運動高潮,長辛店工人運動在時間上不是最早的,在規模上也不是最大的,但卻是馬克思主義和中國工人階級相結合的起點與典范。

    而這是從李大釗主張建立勞動補習學校開始的。

    20世紀初期的中國,鐵路工人是當時比較先進的群體,是集中的產業軍之先鋒。長辛店地處交通要道,開風氣之先,是中國北方最大的工廠區之一,很早就與外部世界建立了聯系。1920年10月,北京共產黨小組成立,11月改稱北京共產黨支部,決定與工人群體加強聯系。

    1920年冬,李大釗派羅章龍、鄧中夏等到長辛店籌辦勞動補習學校。這是中國第一所工人文化學校,是中國工人運動的起點,京漢鐵路工人運動的發源地。李大釗多次赴長辛店為工人講課,為中國共產黨培養了第一批工人運動骨干。

    長辛店勞動補習學校是中國共產黨采用夜校形式對工人進行馬克思主義教育的開始。教員在向工人傳授知識的過程中,經常宣講“勞工神圣”的道理和工人階級的歷史使命。一天晚上,李大釗在黑板上寫上“工人”二字,然后說,“工人最偉大,工和人兩個字接在一起就是個天字,工人頂天立地。”以“工友”來稱呼工人,最先也是在長辛店補習學校開始流行的。

    勞動補習學校把一盤散沙的工人組織起來,創造了知識分子與工人相結合、馬克思主義走進工人的成功實踐,長辛店工人俱樂部應運而生。1921年5月1日成立,1000多人聚集長辛店,長辛店工人俱樂部是在中國共產黨北京支部的組織下成立的,是京漢鐵路長辛店工人最早的工會組織。

    北京市檔案館展陳處副處長宋鑫娜告訴記者:“中國共產黨的歷史就是一段不斷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歷史。李大釗的先進之處還在于,他意識到了中國近代的問題主要是農民問題,農民最核心的是土地,農民具有革命性。”

    1923年8月,中國共產黨第一個農村黨支部在河北省安平縣臺城村誕生,李大釗親自指導建立,直屬中共北京區領導,李大釗親自發展的共產黨員弓仲韜任支部書記。臺城村像一?;鸱N,很快燃向臨村、臨縣。革命的火焰在冀中大地燃燒起來,為華北革命斗爭的開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李大釗任中共北方區委書記后,加強了黨對北方革命運動的領導,創辦了北方區黨委機關刊物《政治生活》,發表了《土地與農民》等大量文章,對北方革命運動起了巨大的指導作用。

    交摯友 一封信函首次公開同窗友誼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展覽首次公開了20多份珍貴檔案,包括李大釗摯友為保釋李大釗家人寫給警察局的呈信、京師警察廳請求荷蘭公使協助檢查東交民巷共產黨人藏匿處的公函、北京大學請求內務部取消通緝李大釗的明令寫給教育部的公函等,從多個角度全面補充了李大釗同志在北京的革命活動和被捕犧牲的細節。

    其中,有一封“李青峰致京市警察廳保釋李大釗妻女呈”的信函,上面寫道:“……峰愿以性命、官職保之。以峰在光緒末年曾與李大釗同學,彼既無父母,終鮮兄弟,今其多病婦嬰同遭拘禁,無知孩提咸瀕危急,其妻久不蒙釋,女仆力何能任?是罪由一人禍延六口,路人亦且酸心,校友何忍袖手?”

    20210430_115202_113

    圖為就義前的李大釗。

    這封信講述了在李大釗就義后,時任內務部僉事的李青峰上書呈報京師警察廳,竭力保釋李大釗妻女。

    李青峰是誰?據史料記載,李青峰即李采言,是李大釗在天津北洋法政專門學堂讀書時的同學,二人于1907年同時就讀于預科英文一班,朝夕相伴3年多。預科畢業后,李大釗接著讀正科,后又到日本留學,李青峰預科畢業后與李大釗暫時分離,后于1916年前后到北京工作生活,并與白堅武、李大釗等聯系不斷,共同參與北洋法政同學活動。

    早在北洋法政專門學堂讀書時,李大釗與同學一起開展政治宣傳活動。續編了北洋法政學會《言治》季刊,李青峰作為北洋法政專門學堂同學參加了這些活動,與李大釗有了更多的接觸。李大釗的《法俄革命之比較觀》就是在《言治》第三冊發表的,文中稱:“俄羅斯之革命,非獨俄羅斯人心變動之顯兆,實二十世紀全世界人類普遍心理變動之顯兆”,對此“惟有翹首以迎其世界的新文明之曙光……而求所以適應此世界的新潮流,勿徒以其目前一時之亂象遂遽為之抱悲觀也”。這一時期,正是李大釗由民主主義者在向社會主義者轉變。

    除了在學校里一起參加活動,李青峰與李大釗在生活中也常有來往。1918年初,李大釗入北京大學任圖書館主任,其夫人趙紉蘭和孩子也由故鄉大黑坨村來到北京長期定居,與同住北京的同學李青峰常有交往。

    李大釗被捕時,李青峰以李大釗校友的身份,致信京師警察廳請求保釋。至李大釗犧牲后,李青峰又與李凌斗、白眉初、吳弱男等幫助李大釗夫人趙紉蘭料理了李大釗的后事,不懼京師警察廳的監視看管,為免除反動當局的滋擾,將趙紉蘭及其子女接到自己家里居住。在李青峰的關心和催促之下,趙紉蘭得以救濟,暫解衣食之憂。

    李青峰還將李大釗書籍等物運往自己位于南池子葡萄園十號的家中,保存了李大釗多年精心收藏積累下來的史學書籍。后又與其他同鄉籌款為李大釗更換棺木,是李大釗的一位重要后事料理者。

    李大釗就義后,當時家中連下葬的錢都沒有,直到6年后才以公葬的方式籌集到錢入土為安。此次展覽也首次以照片的形式展現了1933年北京大學師生及李大釗生前好友為李大釗舉行公葬的場景,還展出了魯迅、胡適等李大釗好友為其捐款的部分收據。

    伴家人

    一張工資條背后的伉儷情深

    展覽中李大釗的工資條道出了李大釗與妻子趙紉蘭的故事。展品名為“李大釗在北京大學的薪俸存根”,上面清晰地記錄了時任北京大學教授的李大釗在1924年2月的工資條,上半月140元,下半月140元,可見李大釗當時的月薪有280元。這在當時可是屬于高收入階層了。

    20210430_115202_114_副本

    但是,北京大學每月發工資的時候,卻總會給李大釗一沓借條,所發的工資,扣除借款后所剩無幾,以至于妻子趙紉蘭時常為一家子的柴米油鹽發愁擔心。李大釗就義后,《晨報》《京報》《東方時報》等紛紛報道,“李夫人回家后僅一元之生活費”,李宅“室中空無家具,即有也甚破爛”。

    李大釗的工資大部分用到了革命活動中。

    北京共產黨小組成立后,他拿出80元作為活動的經費,后來創辦長辛店勞動補習學校,也是李大釗幫助籌措資金解決了經費困難。此外,李大釗樂善好施,常常救濟別人,即使手里沒錢他也會寫個條子,讓人去北大的會計室領錢。后來北京大學的校長蔡元培還特意囑咐會計室發薪水的時候把李先生的薪水先扣下一部分,直接交給李夫人,以免李夫人難為無米之炊。

    李大釗一生崇尚節儉,與趙紉蘭一直過著深居簡出的日子,連在北京居住的三合院都是租的,但夫妻感情要好。1920年春天,擔任北京大學圖書館主任的李大釗租下了石駙馬大街后宅,也就是今天的文華胡同24號這所小院,把全家從老家河北樂亭接了過來,一家人在這所簡單的三合院里度過了四年。

    來家里拜訪的人很多,他們看到一個衣著簡單的農村婦女忙里忙外,以為是李教授家的保姆,沒想到她就是李大釗的妻子趙紉蘭。

    李大釗和趙紉蘭是典型的舊時婚姻,10歲就與16歲的趙紉蘭結婚了。李大釗留日學習,回國后被聘為北京大學圖書館主任,后又成為教授,社會地位很高。而趙紉蘭是一個不識字的農村小腳婦女。在外人眼中,這對夫妻“很不般配”,但是李大釗卻對妻子十分尊重愛護,他感激妻子對家庭的付出和對自己革命事業的支持,稱“百年偕老最屬難得”。

    他主動幫助妻子照顧孩子,打理家務。為了幫助妻子共同進步,李大釗耐心地教她識字,后來趙紉蘭不但能閱讀報刊,還能寫一些簡單的信件??臻e的時候,李大釗還向她介紹、分析巴黎和會、五四游行、反對軍閥等社會問題,在丈夫的感染下,趙紉蘭的政治覺悟提高很快,更加支持李大釗的革命活動了。有時候家里秘密組織會議,趙紉蘭就邊干著手中的活兒邊幫著站崗放哨。李大釗把大部分收入都用于革命事業,她沒有半分怨言,帶著一家老小節衣縮食。

    面對北洋政府的通緝,趙紉蘭勇敢地和敵人周旋,帶著孩子四處躲避,掩護李大釗躲過了抓捕。但遺憾的是,1927年4月6日,奉系軍閥控制下的北京政府派大批軍警包圍了東交民巷使館區的舊俄兵營,李大釗連同留京的國共兩黨工作人員共60余人一同被捕。在獄中,他寫下《獄中自述》,公開昭示自己“自束發受書,即矢志努力于民族解放之事業,實踐其所信,勵行其所知”的人生理想和革命歷程,表示“為功為罪,所不暇計”。4月28日,西交民巷京師看守所內,李大釗等20人被判絞刑。李大釗第一個登上絞刑臺,慷慨赴義。

    這對恩愛夫妻天人兩隔,趙紉蘭得知后“悲痛號泣,氣絕復蘇者數次,病乃愈益加劇,以致臥床不起”。1933年,趙紉蘭病逝,鑒于她對革命的貢獻,中共河北省委追認她為中國共產黨黨員。

    李大釗生前曾撰有一篇短文《犧牲》:“人生的目的,在發展自己的生命,可是也有為發展生命必須犧牲生命的時候。因為平凡的發展,有時不如壯烈的犧牲足以延長生命的音響和光華。絕美的風景,多在奇險的山川。絕壯的音樂,多是悲涼的韻調。高尚的生活,常在壯烈的犧牲中。”他曾豪壯預言:“試看將來的環球,必是赤旗的世界!”

    90多年前的今天,李大釗從容就義;90多年后的現在,赤旗中華!

    責任編輯:王梓辰校對:劉佳星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