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善促進原始創新的體制機制
  1. <button id="dl5g4"></button>

  2. <em id="dl5g4"></em>

    完善促進原始創新的體制機制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明確要求“加強原創性引領性科技攻關”“持之以恒加強基礎研究”。早在2013年,習近平總書記就指出,要采取“非對稱”趕超戰略,發揮自己的優勢,在關鍵領域、卡脖子的地方下大功夫。目前,國內外發展環境的深刻變化對創新發展提出更高要求。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增強產業鏈供應鏈自主可控能力”和“解決好種子和耕地問題”兩大任務中都強調要開展“卡脖子”技術攻關。當前,我國在高端芯片、基礎軟件、核心發動機、高檔數控機床、特種材料、種子等關鍵領域仍然存在短板,嚴重威脅我國的經濟發展和國家安全。新形勢下,我們要堅定創新自信,勇于挑戰最前沿的科學問題,加快提升源頭供給能力和行業發展引領能力,改變基礎前沿受制于種種“卡脖子”難題的被動局面,不斷推動科學新發現、技術新軌道和產業新方向形成重大原始創新突破。

    促進“基礎研究—應用研究”雙循環

    基礎研究是創新的源頭活水。我國面臨的很多“卡脖子”技術問題,根子是基礎理論研究跟不上,源頭和底層的東西沒有搞清楚。2019年,在我國全社會R&D(研究與試驗發展)經費投入中,基礎研究和應用研究投入占比分別為6.0%、11.3%,遠低于發達國家平均投入水平(分別為15%、20%左右),企業分別僅占7.7%和27.4%;在基礎和應用研究R&D人員全時當量中,企業分別僅占8.4%和34.0%。產學研合作薄弱深層次的原因是企業基礎和應用研究投入少、創新能力薄弱,基礎研究與應用研究脫節。急需強化應用導向和產學研協同創新、接續創新,消除有形無形的“圍墻”和“柵欄”,促進資源高效配置與協同,實現基礎前沿和關鍵核心技術戰略卡位,形成“以重大商業瓶頸攻關牽引重大科技原創成果、以更多科技原創成果支撐重大商業瓶頸問題解決”的良性循環。

    重大原始創新突破需要充分發揮國家作為重大科技創新組織者的關鍵作用,強化跨部門、跨學科資源整合,形成多元主體協同的創新生態聯合體。以集成電路核心工藝為例,需要信息、數學、物理、材料與工程等多學科交叉的深度融合研究,在光學、結構、器件、工藝及檢測等領域解決一系列核心科學問題。然而,我國在相關重大科研任務的組織中仍存在頂層設計不完善、體制機制不順暢、組織模式不高效、科研布局不合理、科研人員各自為戰等問題。面向大規模商用的重大原始創新突破,既要鼓勵科研力量高效協同,更要重視與優勢產業伙伴密切合作,同時加強關鍵產學研主體跨學科跨領域的大協作。

    增進“產業鏈—創新鏈”雙圍繞

    關鍵核心技術是我國產業鏈安全穩定的最大“命門”,是要不來、買不來、討不來的。要圍繞產業鏈部署創新鏈,打好關鍵核心技術攻堅戰。對于技術門檻高、短期內難以實現國產替代的“卡脖子”關鍵領域,要加強重要科研院所、重點高校等戰略科技力量,集成企業科技力量,進行持久攻堅。聚焦產業發展的重點領域、關鍵環節、關鍵產品,鼓勵企業牽頭組織實施國家重大科技任務。重視發揮國內下游“超級用戶”企業的集成整合作用,以產業鏈下游企業的“訂單”甚至“注資”來真正激活行業上下游的創新資源,提升創新鏈整體效能。

    產業鏈供應鏈自主可控,是暢通國內大循環的基礎支撐。要圍繞創新鏈布局產業鏈,打好產業基礎高級化和產業鏈現代化攻堅戰。強化產業創新長周期部署,支撐我國關鍵產業鏈補短板、鍛長板。我國在以高端芯片、高端醫療設備、航空動力裝置、數控制造、高端專業制造裝備、特種材料、電子化學品和基礎軟件系統等為代表的諸多戰略性產業領域,仍然存在“短板、弱項、漏洞”,缺少具有國際競爭制約力的“殺手锏”技術。例如,基礎軟件和工業軟件市場長期被歐美軟件巨頭壟斷,市場占有率與我國市場地位極不相稱。在此背景下,要與國際領先供應商建立利益深度融合的長期合作,多路徑保障技術突破持續推進,為暢通國內大循環掃除創新障礙。在優勢領域,以鍛造顛覆性、非對稱的“殺手锏”技術作為提升產業鏈現代化水平的重要突破口,前瞻布局人工智能、光電子集成與量子信息、腦科學與腦機接口等重要新興領域,夯實拉緊我國與全球產業鏈的相互依存關系。

    強化“目標導向—自由探索”雙驅動

    習近平總書記在科學家座談會上的講話中指出:基礎研究一方面要遵循科學發現自身規律,以探索世界奧秘的好奇心來驅動,鼓勵自由探索和充分的交流辯論;另一方面要通過重大科技問題帶動,在重大應用研究中抽象出理論問題,進而探索科學規律,使基礎研究和應用研究相互促進。要推動自由探索和目標導向“雙驅動”有機結合,面向世界科技前沿,聚焦探索未知的科學問題,勇攀科學高峰;面向經濟主戰場、國家重大需求、人民生命健康,加強戰略領域前瞻部署。

    當前,諸多關鍵技術瓶頸與“卡脖子”問題嚴重制約了我國產業鏈供應鏈的自主可控?;A前沿科學研究,急需圍繞關鍵科學問題,集中國家優勢研究力量協同攻關。應用基礎研究,急需圍繞經濟社會發展、國家安全和人民生命健康的重大需求,強化需求牽引。結合不同類型、不同階段的創新特征,建立科學價值、經濟價值和社會價值等相結合的多元科技評價激勵機制,強化以學術貢獻和創新價值為核心的評價導向。對于敢啃硬骨頭、基礎性、前沿性的重大原始創新突破進行長期穩定的科研經費支持,讓科研人員靜心思考、潛心研究。

    好奇心是創造性思維的源泉,是原始創新突破的內在動力。在資源導向和考核壓力下,科研人員容易追逐熱點進行“短平快”的研究工作,不利于產生重大原始創新成果?;A研究和關鍵核心技術攻關具有高投入、長期性和知識緘默性等特點,從發現新現象到產品化商業化往往需要經歷漫長的時間,具有極高的不確定性,需要持續支持、長期積累。急需建立多元化投入機制,優化資源配置結構,構筑嚴格的科研道德規范與自律機制,營造崇尚創新、鼓勵嘗試、寬容失敗的創新文化氛圍,引導科研人員穩定預期、潛心研究、甘于坐冷板凳。

    厚實“戰略人才—后備人才”雙保障

    我國擁有世界上最大規模的科技隊伍,有條件培養造就一大批能夠把握世界科技大勢、研判科技發展方向的戰略科技人才。需要進一步發揮戰略科技人才對革命性、突破性科學技術的洞察力以及對關鍵領域世界格局、未來趨勢、變革動力的把握力,培養、引進一批具有全球視野與戰略前瞻能力的科技領軍人才和高水平創新團隊。發揮國家戰略科技力量、國家重大科技基礎設施等研究基地的“蓄水池”作用,穩定支持一批優秀創新團隊持續從事基礎科學研究。在基礎前沿與關鍵領域,培育更多具有寬廣學科視野的領軍人才和尖端人才。

    中青年人才和科研后備力量是我國科技自立自強的重要根基。我國青年創新拔尖人才與復合型人才相對缺乏,急需依托優勢基礎學科和探索性、原創性研究,引導高校與院所、企業聯合培養青年科技英才,使之成為科技創新主力軍。創造具有國際競爭力和吸引力的創新環境與科研條件,完善國際化中青年科技創新領軍人才的選拔和培養機制,打造跨學科大縱深的頂尖研究人才高地。以“高精尖缺”為導向,吸引國內外優秀青年博士在國內從事博士后研究。加強后備科技人才及實驗技術支撐人才隊伍建設,優化科研隊伍結構和梯隊結構。

    責任編輯:劉宇同校對:劉佳星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