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講堂| 藍天野:黨讓我走上了戲劇道路
  1. <button id="dl5g4"></button>

  2. <em id="dl5g4"></em>

    初心講堂| 藍天野:黨讓我走上了戲劇道路

    藍天野半身照2_副本

    藍天野,男,漢族,河北人,1927年5月出生,1944年起從事話劇工作,1945年9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北京人民藝術劇院離休干部,著名表演藝術家、導演。先后在《茶館》《北京人》等話劇中塑造人物形象,執導話劇《貴婦還鄉》《家》等。曾獲中國話劇金獅獎、中國戲劇獎·終身成就獎、全國德藝雙馨獎·終身成就獎。曾被評為全國優秀共產黨員、北京市優秀共產黨員。2021年6月29日,被中共中央授予“七一勛章”。

    初春的夜晚,透著濃濃涼意,首都劇場內座無虛席。舞臺上正在上演話劇《吳王金戈越王劍》,觀眾們沉浸在這部詩意化與民族美感交融的歷史劇中。

    幕布后,一位精神矍鑠的銀發老者正凝視著觀眾席,關注著他們對演出的反應,他就是這部劇的導演、94歲高齡的藍天野。

    滿腔熱忱只為黨

    1944年,不到18歲的藍天野在國立北平藝專油畫系潛心學習繪畫。同年,他在同學的邀請下參加了沙龍劇團,開始演出話劇。這時,藍天野在解放區文工團晉察冀挺進劇社的三姐石梅被黨組織派回北平,開展黨的地下工作。

    在石梅的影響下,藍天野1945年6月正式參加革命工作。最初主要是做宣傳,“上級黨組織交給三姐一部短波收音機,每天晚上到了固定時間,我們要收聽解放區的廣播,記錄下來,然后由我刻到蠟版上,進行油印,再由她拿出去散發。”藍天野回憶道。

    后來,藍天野成為北平地下黨的一名交通員,經常背著裝滿物資和文件的小布包,騎著自行車到西山腳下的聯絡點與解放區的人見面。“我送去的是解放區需要的各種物資、生活用品,還有書,有些還是大部頭的,每次能帶多少就帶多少。我還制作過一些演戲用的化裝油彩,送給解放區文工團用。”談及這些工作,藍天野說,“當時真沒想過危險。我就覺得其他的事情做不了,做這些就是為黨盡自己的一點力量。”

    藍天野對黨交給的工作滿腔熱忱。1945年9月,他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藍天野(左二)在《茶館》中飾演秦仲義_副本

    藍天野(左二)在《茶館》中飾演秦仲義

    一顆紅心向戲劇

    94歲高齡仍活躍在話劇舞臺上的藍天野,用一生耕耘為中國話劇事業的蓬勃發展做出了貢獻。2020年,他登臺出演話劇《家》中的馮樂山,精湛的演技獲得了觀眾的熱烈掌聲。藍天野說:“感謝黨對我的培養,是黨讓我走上了戲劇道路。”

    藍天野入黨后,在沙龍劇團參演《日出》《沉淵》等話劇,成為劇團的骨干。按照黨組織的安排,藍天野在沙龍劇團一邊從事革命工作,秘密發展黨員,一邊參加戲劇演出,配合學生運動。

    1946年年初,北平地下黨在文藝戰線的工作已經打開了局面。為進一步加強對戲劇戰線的領導,黨組織決定籌備成立北平市戲劇團體聯合會(以下簡稱“北平劇聯”),將北平所有的職業劇團、半職業劇團及學生劇團都組織起來,并成立北平劇聯黨支部,藍天野成為黨支部的一員。

    在北平劇聯籌備期間,大家決定用一場話劇公演來擴大影響力,選擇的劇目是劇作家李健吾的代表作《青春》。在這部喜劇中,藍天野飾演一個綽號叫作“紅鼻子”的老更夫。導演石嵐要求藍天野將這個角色演繹成一個真實生動、富有生活氣息的老農民。然而,從小在北平城長大的藍天野當時只有19歲,從沒有體驗過農村生活。為了演好角色,他跑到城外郊區村子里,與農民交朋友。“我去的次數多了,跟村民就熟了,臨走時他們還會去地里割上一把新鮮的韭菜給我帶著。”通過深入體驗生活,藍天野塑造了一個活生生的更夫形象。此后,他開始潛心學習探索表演藝術,強烈的創作欲望被激發出來。

    隨著形勢的變化,北平劇聯和祖國劇團引起了國民黨當局的注意。為保存實力,上級黨組織指示兩個團體的骨干成員暫時分散隱蔽。藍天野被派到演劇二隊,從此走上了專業話劇表演之路。

    回首這段經歷,藍天野感慨地說:“當時真沒有想到我會一輩子從事戲劇事業。但我堅定跟黨走,黨怎么決定,我就怎么做。黨讓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1983年,藍天野第一次導演歷史劇《吳王金戈越王劍》,便以新穎的風格和藝術個性贏得贊譽。2014年復排時,又有了創新與突破。2021年3月4日,該劇再登首都劇場舞臺,藍天野重回導演席。在每次排練和演出中,藍天野對話劇民族化的探索與實踐從未停止。

    作為專職導演,藍天野在他導演的劇目中起用了一批年輕演員,幫助他們顯著提升了表演藝術水平,取得了出色成績。從1957年起,藍天野多次主持或參與人藝學員班的表演教學,他培養的學生有很多成為北京人藝的藝術骨干,有的還成為卓有成就的表演藝術家。

    灑下光熱耀舞臺

    2011年,為紀念建黨90周年,北京人藝黨委決定重排獻禮劇目《家》。從1984年藍天野導演這部經典話劇后,《家》已經27年沒有與廣大觀眾見面了。為重現經典風采,實現人藝舞臺上的“四代同堂”,更為了“人藝精神”的傳承,院黨委決定邀請已經闊別話劇舞臺24年、當時已是84歲高齡的藍天野加盟劇組。

    2011年,藍天野(右)在《家》中飾演馮樂山_副本

    2011年,藍天野(右)在《家》中飾演馮樂山。

    藍天野深感重任在肩。“我是老黨員,只要組織需要,我就要發好光和熱,”他向院黨委表示,“如果演不好,請導演隨時把我換下來。”藍天野在劇中飾演反派角色馮樂山。為了演好這個角色,他不顧年事已高,始終保持著高昂的創作激情,每天一早就趕到劇院參加排練,直到晚上10點多全體排練結束后才走。

    2019年7月藍天野為北京人民藝術劇院在職黨員講黨課。激勵黨員干部不忘藝術初心、堅守藝術理念與傳統。_副本

    2019年7月藍天野為北京人民藝術劇院在職黨員講黨課。激勵黨員干部不忘藝術初心、堅守藝術理念與傳統。

    有一天,藍天野在排練中不慎摔倒,手指骨折,嚇壞了周圍的人。他起身后的第一句話卻是:“對不住大家,讓各位擔心了。”第二天,他又準時出現在排練場。藍天野用身體力行感染著劇組里每一名年輕演員。他塑造的表面儒雅、實則陰狠的馮樂山也成為話劇舞臺上又一個經典人物形象。

    2012年,為迎接黨的十八大勝利召開暨紀念建院60周年,人藝創排了現實題材大戲《甲子園》。藍天野受邀擔任該劇藝術總監,并與朱琳、鄭榕、朱旭、呂中等老藝術家和一批優秀中青年演員共同參演。在緊張的排練演出中,藍天野的言傳身教讓年輕演員懂得了“人藝人”應當具備的藝德和品性,明白了在社會生活歷練中提高人格修養和藝術水準、靜心塑造人物角色的真諦。一部大戲《甲子園》,印證了“戲比天大”的藝術追求在幾代“人藝人”中的薪火傳承。

    2012年,為慶祝建院60周年,北京人民藝術劇院上演“原創·當代·北京”劇目《甲子園》,藍天野(右)飾演黃仿吾_副本

    2012年,為慶祝建院60周年,北京人民藝術劇院上演“原創·當代·北京”劇目《甲子園》,藍天野(右)飾演黃仿吾。

    2015年,88歲高齡的藍天野再次執導瑞士劇作家迪倫馬特的代表作《貴婦還鄉》。在兩個多月的排練中,他每天早來晚走,對每一位演員的臺詞、動作仔細推敲,認真講解,并親自示范。在一次排演中,有位年輕演員的肢體動作始終不到位,站在一邊的藍天野突然扔掉手里的拐棍,準備為其做示范。“您這么大歲數了,這樣做很危險。”旁邊的人一邊說,一邊趕緊扶住老爺子。藍天野卻說:“為人藝培養人才,是我分內的事,沒什么豁不出去的。”

    藍天野割舍不下為之奮斗了一輩子的話劇事業。他心系北京人藝的傳承與發展,想為那群可愛的年輕演員再排排戲、講講課。藍天野說:“我的人生很精彩,也很快樂。作為一名老黨員,我愿意繼續為國家的文藝事業奉獻我的微薄之力。”

    2019年,北京人藝面向社會招收表演專業學員班,受聘傳藝的藍天野為學員授課。2020年,北京人藝68年院慶當天,94歲的藍天野帶領后輩們用“云演出”的方式為觀眾獻上經典話劇片段。“如果我不參加,北京人藝院慶的舞臺上就少了一代人,我必須來!”藍天野說。

    (執筆:楊琳 金蕾蕾)

    責任編輯:葉其英校對:李賢博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