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進共同富裕應全面融入人的現代化過程之中
  1. <button id="dl5g4"></button>

  2. <em id="dl5g4"></em>

    促進共同富裕應全面融入人的現代化過程之中

    實現共同富裕是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本質要求。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大會上發表重要講話時強調,新的征程上,著力推動人的全面發展、全體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為明顯的實質性進展。

    共享發展成果,促進共同富裕,既是一個經濟問題,也是一個政治問題。貧窮不是社會主義,兩極分化也不是社會主義。這意味著建設社會主義首先要解放和發展生產力,實現富裕起來,同時在富裕起來的過程中避免兩極分化。這是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應有之義。作為發展中大國,我國人均國民生產總值剛剛跨過1萬美元,不能算世界上的富裕國家。同時,我國基尼系數在世界排名并不低,收入差距較大。防止貧富差距進一步擴大是當前及今后的硬任務。促進共同富裕,不是走向平均主義,以財富的平均程度來衡量,而是走向人的現代化,以群體性的能力差距縮小為標志。只有圍繞人來做文章,才能找到促進共同富裕的鑰匙。

    如何理解“共同富裕”

    共同富裕是人類文明發展中的難題,至今為止,還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完美地解決這個問題。

    從經濟學角度來看,是指包括財產、收入在內的物質財富生產和分配的問題。從社會發展的角度來看,共同富裕的實質是指人自身的發展問題。如果只是在物質財富的生產和分配上做文章,不落到人的發展、所有人的發展上,那么共同富裕只是分配政策的目標,僅僅具有短期意義。從世界發達國家的歷史經驗來看,僅僅依靠分配政策的調整不能逆轉貧富差距擴大的基本趨勢。

    不要以為社會的物質生產和分配在一定時期合意了,人的發展、所有人的發展也就自然實現了。這是一種確定性思維、線性思維的認識。物質生活條件只是人自身發展的基礎,并不等于人的發展。人的發展體現在人的主體性、創造性和文明性上。物質文化生活水平的提高,并不等于人的素質和能力的自然提升。

    現代化的核心是人的現代化。社會主義的內在價值追求是人自身發展上的平等機會,物質生活條件上的基本平等僅是一個手段或實現路徑。因此,共同富裕的本質是所有人的共同發展,而不是物質財富上的均貧富。歷史告訴我們,均貧富并不能實現所有人的共同發展,甚至可能使發展陷入停滯不前的境地。歷史上的“社會實驗”結果已經表明了這一點,這與社會歷史條件及其變化密切相關。

    在物質匱乏的年代,追求生產增長,解決人的生存所需(吃飽穿暖),可以視為促進了人的發展。但隨著人均收入水平不斷提高,物質財富生產與分配對人的自身發展的偏離就會越來越大?;蛘哒f物質的發展遠快于人自身的發展,更不要說所有人的全面發展。在實現我國現代化的過程中,要防止的最大公共風險就在于物質財富發展中人的異化,也就是說,人被物質財富支配,而不是人支配物質財富。

    促進共同富裕與以人為核心的現代化是一體兩面的關系,是一個長期愿景目標。不能簡單地以基尼系數作為衡量共同富裕是否取得實質性進展的指標。

    促進共同富裕的基本理論邏輯

    從世界歷史來看,促進共同富裕的基本邏輯一直是困在效率與公平的沖突之中。在兩極分化的年代,均貧富曾是追求共同富裕的基本方式。從農民起義到工人運動,無一不是從分配上做文章。從生產成果的分配到生產條件的分配,反映出社會革命的深度、廣度和烈度。這都是在人類文明進程中,追求共同富裕的探索。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是一條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思想、從中國實際出發的現代化道路。我國要轉向人本邏輯,這與中國共產黨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高度吻合,與當前轉向高質量發展和創新驅動的戰略高度契合。人本邏輯的要義是彰顯人的主體性、創造性和文明性,形成新的螺旋式上升的社會發展邏輯(人的發展—物質發展—人的發展),以替代物本邏輯下的發展公式(物質發展—人的發展—物質發展),把人的發展作為手段、要素,轉變為發展的出發點和落腳點。

    促進共同富裕的基本路徑:保障所有人獲得基本能力

    轉向社會發展的人本邏輯,意味著要將經濟問題納入到社會整體中來考慮。經濟是社會的物質基礎,但也只是社會的一部分,受制于社會的整體狀態。

    人的發展、所有人的全面發展,只有放到整個社會當中才能認識清楚,放在經濟當中則只能看到一部分。觀察物質財富的生產和分配,從整個社會來看,只是為人的發展、所有人的全面發展創造出一個必要條件,但不是充分條件。

    共同富裕的充分條件是:社會要通過社會合力來保障所有的人獲得基本能力。收入不能替代能力,收入差距縮小了也不等于能力差距就縮小了。能力來自于社會消費過程。消費的可獲得性涉及到收入,但消費的可及性與收入無關。

    消費是人的生產再生產過程,是人的發展過程,是人力資本積累的過程,是人的能力提升的過程,是為經濟提供目的和創造條件的過程。消費包括私人消費和公共消費,二者應當合力滿足每一個人的基本消費,達到基本營養、基本教育、基本醫療、基本住房,以此保障每一個人獲得基本能力。

    國民基本能力普遍提升,起點公平、機會公平也就有了基礎,同時也為創新創業提供了廣泛社會基礎,為未來的可持續發展提供了動力,效率與公平的融合也就內在其中了。促進共同富裕,要擺脫效率與公平、做“蛋糕”與分配“蛋糕”的困境,只有從物轉向人,從財產和收入基準轉向消費基準,才能真正做到從物本邏輯轉向人本邏輯。

    促進共同富裕面臨的主要問題

    從我國現實來看,人的發展既受制于經濟,即財產和收入問題,更受制于社會結構的分治狀態。

    從改革來看,我國雖然進入全面深化改革階段,但改革的進展并不全面,這從根本上制約了我國的進一步發展和共同富裕。這體現在以下三個“二元”上。

    一是所有制二元。全民所有制和集體所有制二元結構是歷史形成的,作為經濟基礎,從根本上制約經濟體制和社會體制改革深化。盡管在公共開支上、投資上不再局限于二元所有制,但土地市場、住房市場是二元的,以及人的社會身份是二元的,農民不只是戶籍身份,還有集體經濟成員身份。城鄉分治就是以二元所有制為基礎的。農村土地、宅基地、農民住房、森林等產權制度改革試圖在突破二元所有制帶來的制約。

    二是經濟二元。這個概念是指傳統落后的農業和現代先進的工業之間的關系。經濟二元結構是發展中國家的普遍現象,通過市場化、工業化過程可以逐漸消除。但我國的經濟二元結構不只是建立在生產力基礎之上,也建立在生產關系基礎之上。

    三是社會二元。在所有制二元基礎上形成社會成員身份、基本權利的二元結構。在市場化過程中成為起點不公平、機會不公平的社會因素,也是社會分配中形成群體性差距,進而形成能力群體性差距的社會根源。群體性的家庭貧困的代際傳遞也會因此而形成。

    這三個“二元”問題,從發展的底層邏輯上制約我國共同富裕的推進。

    以改革的辦法促進共同富裕

    促進共同富裕,是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當中的目標,是走好中國道路的一個基本標志。但此事急不得,也等不得。急不得,在于共同富裕首先依賴于發展過程,包括物質發展和人的發展,都不是一夜之間的事情。等不得,在于實現雙循環相互促進,擴大內需,構建新發展格局、創新驅動發展等,都依賴于共同富裕的邊際改進。

    群體性消費差距的縮小是當前的重中之重。私人消費與公共消費如何形成合力,以及既擴大短期的內需,又提升人的能力,改變社會預期,至關重要。其中,形成與能力、創新創業和就業相關的良好的分配預期,更是關鍵。社會的再分配預期需要淡化,人人參與、人人努力的初次分配預期需要強化。

    從人的平等發展需要出發來推進各項改革,需要抓住以上三個“二元”結構來完善頂層設計,把經濟改革、社會改革等各方面改革關聯起來。只有形成關聯,整體設計才能找出重點和分出輕重緩急。板塊式的改革往往各自為政,使得改革協同、系統集成的要求難以落地。

    (作者:劉尚希,系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黨委書記、院長)

    責任編輯:劉宇同校對:王梓辰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