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源美國】我們聯系到了這些美國人,他們說自己很早就患上了新冠……
  1. <button id="dl5g4"></button>

  2. <em id="dl5g4"></em>

    【溯源美國】我們聯系到了這些美國人,他們說自己很早就患上了新冠……

    直到今天,美國最早的新冠肺炎確診病例,還是個謎。

    譚主聯合專業機構繼續溯源美國,通過數據分析系統和跨語言知識圖譜對數據進行了深度挖掘分析,結果顯示1200余名用戶曾描述在2019年12月前出現疑似新冠肺炎癥狀,其中,用英文發布的占比達80%,大多數定位在美國。

    美國的新冠早期病例發現時間,還有繼續前移的跡象。 專業機構通過對上述數據進行人工篩查和專家研判,并結合對百余名實名認證用戶所描述的患病癥狀數據進行的機器學習處理,構建出美國早期病例的圖譜??梢钥闯?,在美國,新冠病毒以及相應抗體出現的時間至少可以追溯到2019年10月。 

    譚主也獨家采訪到了一些稱自己在2019年得了新冠的病例。 美國疫情真相,正被一點點揭開。

    對于美國早期新冠病毒感染病例,有人很避諱。數據顯示,一些自稱早期感染的推文正在被刪除。 

    ▲2019年10月上旬,我得了不明原因肺炎,跟新冠肺炎極其相似,病況起起伏伏,新冠肺炎的癥狀我全都有,我堅信我就是得了新冠肺炎。

    所以,當譚主聯系到這位分享自己在2019年10月就疑似感染新冠的病例賽邦時,他坦言:

    從來都沒有人關心過我可能感染新冠這件事,你是第一個。” 

    2019年,賽邦24歲,當時他在南卡羅來納州的一個加油站做兼職。 但在這個州,美國官方公布的最早病例,出現在2020年3月份。 然而,在2019年10月初,賽邦就已經發高燒,全身疼痛難忍。他判斷自己得了流感。后來,賽邦開始劇烈咳嗽,甚至無法正常呼吸。賽邦的就診記錄顯示,他當時的體溫為38.9度。 當地醫生給他做了兩種流感病毒測試,結果都是陰性。隨后,醫生根據他的肺部X光,診斷其為中度-重度肺炎。 生病前一個月,賽邦和當時的女朋友以及她的家人,一起去了州內一個名為默勒爾斯因萊特的漁村。旅途中,他女朋友10多歲的侄子也感染了輕型肺炎,整個行程都在咳痰。

    賽邦告訴譚主,直到新冠肺炎疫情在南卡羅來納州暴發后,他才意識到,自己在2019年可能已經患上了新冠肺炎。

    ·圖片·

    在南卡羅來納州,和賽邦一樣經歷過類似癥狀的患者,不是少數,當時,他們要么被診斷為不明原因肺炎,要么被診斷為流感。 美國疾控中心(CDC)的數據顯示,從2019年9月開始,南卡羅來納州就開始出現“零星的流感”,進入11月之后,當地更是連續六周,報告了流感的“廣泛擴散”。 2019年12月,南卡羅來納州衛生與環境控制部(DHEC)的數據顯示,到2019年12月的第一個星期,南卡羅來納州因流感而住院的人比往年同期多出41%。 奇怪的是,到了2020年初,隨著新冠病毒的傳播,南卡羅來納州的流感病例數,逐漸變得“非常低”。 轉折之際,2020年3月11日,時任美國疾控中心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在出席有關新冠肺炎疫情聽證會時承認,美國存在新冠肺炎死亡病例被誤認為是流感死亡病例的情況。 被漠視的新冠病毒,正在悄然擴散。 

    圖片

    2019年11月下旬,距離南卡羅來納州不遠,同屬美國東海岸的佛羅里達州,一個叫做德爾雷海灘的社區中,居民圖克爾,開始出現全身疼痛、劇烈咳嗽和盜汗的癥狀。 半個月后,他的兩位鄰居也開始出現咳嗽的癥狀。一個月后,有該癥狀的疾病開始在整個社區蔓延。 圖克爾67歲的鄰居唐娜·范霍恩向《棕櫚灘郵報》描述,這是她所經歷的最嚴重的流感,整個社區霧化治療的裝置都已經售罄。 幾個月后,據《棕櫚灘郵報》報道,這些曾出現過類似新冠癥狀的居民接受了抗體測試,結果,都是陽性。醫學專家說,這表明他們已經接觸過新冠病毒。 正當這種“不明流感”在德爾雷海灘蔓延時,美國國家醫學情報中心(NCMI)官員向國防情報局、五角大樓和白宮警告,疫情即將暴發。這場“災難性”疫情不僅會對當地民眾造成威脅,還會改變他們的生活和商業模式。 這種警告,不止一次。 美國情報機構拿到的這些資料,不是所有美國官員都知道。 美國新澤西州梅爾哈姆市長就表示,自己在11月下旬到大西洋城參加市長聯盟會議返回后,生了一場“成年后最嚴重的病”。當時,醫生診斷他得了流感。幾個月后,梅爾哈姆做了新冠病毒抗體檢測,結果,也是陽性。 這些已經被檢測到的病例,卻被偷偷掩蓋。 美國疾控中心官方公布的佛羅里達州首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也是在2020年3月1日,但當地的衛生部網站曾發布過171名新冠肺炎患者的數據,他們確診的時間,最早是2020年1月。 這171人中,大部分沒有出國旅行史。也就是說,在科學家認為新冠肺炎國與國之間的傳播僅限于國際旅行者時,它在佛羅里達州的社區,已經開始傳播。 但這些病例的確診時間等關鍵數據,當時已經被徹底刪除。曾就任佛羅里達州衛生部高級數據主管的麗貝卡·瓊斯,曾在接到刪除指令后提出質疑,不久后,她就被解雇。 11月份的疫情,再次被隱瞞。

    圖片

    2019年12月,病毒依然在擴散。 圣誕節后兩天,位于華盛頓州的簡前往當地醫院。64歲的她出現全身疼痛、發燒等癥狀,并伴有干咳。呼吸時,她的肺部時不時會發出奇怪的聲音。 當地醫生給簡開了治療哮喘的藥物,在接受了一個多月的治療后,簡的病情逐漸好轉。 2020年2月初,簡前往華盛頓州的柯克蘭市見了一位好友。對方在當地一個叫做梅森貝爾維尤的醫療中心當護士。 半個多月后,這個人口不足10萬的小城,成為了美國疫情的“震中”。當時,全美11例新冠死亡病例中,有7例,與柯克蘭市的一家養老院有關。 后來,經過血清檢測,簡的血液樣本中新冠病毒抗體的檢測結果呈陽性?!段餮艌D時報》報道了簡的故事,當地衛生部門承認,這種情況,不止簡一人。 衛生部門還承認,并沒有把這些人納入早期病例。事實上,類似證明美國病例出現時間更早的專業研究,已經越來越多。 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的研究表明,早在2019年12月,新冠病毒已在美國本土進行傳播。 CDC科學家發布的一份研究報告也顯示,早在12月中旬,新冠病毒已經在美國出現。 研究人員在2019年12月13日12月16日采集的39份血液樣本中,發現了新冠病毒抗體。 隨后,美國政府以“干擾溯源工作、對美國國家安全不利”為由,叫停了調查項目,并且封存了2020年1月2日以前的血液樣本,不再檢測。 種種跡象顯示,美國疫情在華盛頓州暴發的時間比官方公布的更早。 譚主也采訪到了另一位華盛頓州西雅圖市周邊的早期病例,海斯。 海斯告訴譚主:

    早在2019年10月,我就感染了‘無法被識別的肺炎’,當時,我高燒40度。9天時間里,我每天都拍X光片,但醫生就是無法判斷這一肺炎是病毒性的還是細菌性的。

    直到幾個月后的復查,醫生才根據海斯的X光片,診斷其為新冠肺炎患者。海斯還和譚主提到,自己有14位親戚也有同樣的癥狀,但發病之前的一段時間里,他們沒有見過面。 這也再次印證了,美國的早期病例,有可能追溯到2019年10月之前。 但直到2020年1月21日,CDC才正式宣布了美國境內的第一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也來自華盛頓州西雅圖市。 僅僅66天之后,美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攀升至全球第一,直到今天。

    從南卡羅來納州到佛羅里達州再到華盛頓州,從110天到95天再到25天,新冠肺炎疫情早已在美國傳播,但這些關鍵的節點,都在被美國各地的政客無視,甚至是掩蓋。

    而當現實戳破謊言,當真相無法被掩蓋,美國到底是全球“抗疫第一”,還是“抗疫失敗第一”?

    答案,人盡皆知。

    (為保護受訪者隱私,文中出現的賽邦和海斯均為化名。)

    責任編輯:劉佳星校對:吳成玲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