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嚴重損害伊斯蘭世界的利益
  1. <button id="dl5g4"></button>

  2. <em id="dl5g4"></em>

    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嚴重損害伊斯蘭世界的利益

    2003年3月,美國政府攜冷戰后“一超獨大”優勢,繞過聯合國,不顧國際社會的強烈反對,以“莫須有”之名,悍然發動伊拉克戰爭,推翻薩達姆政權。伊拉克戰爭(以下簡稱伊戰),不僅嚴重踐踏國際法和國際秩序,而且給伊拉克帶來深重災難,直接損害伊拉克和伊斯蘭世界的利益。

    嚴重損害伊拉克的人權狀況

    美國主導的海灣戰爭(1990—1991年)、對伊拉克制裁(1990—2004年)和伊戰(2003年),完全將伊拉克從一個中東強國摧殘成“失敗國家”。戰后伊拉克國家發展陷入長期停滯,人民生命權和發展權遭受嚴重破壞。

    伊拉克經濟發展陷入長期停滯。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圣芭芭拉分校學者尤塞夫·貝克指出,美國入侵伊拉克的一個重要目標是將伊拉克融入美國主導的全球資本主義體系。因此,西方國家及其代理人在伊戰后主導了伊拉克經濟,并將伊拉克錨定在全球“中心——邊緣經濟體系”中的邊緣位置。根據世界銀行數據,2003年后,伊拉克的人均收入水平再也沒有達到1990年的水平,2013年是伊戰后其人均收入的最高點,但也不過7040美元,仍低于1990年的7050美元。

    伊拉克民眾人身安全難以保證。薩達姆統治時期,伊拉克雖然也存在諸多問題,但政府基本能夠保證社會穩定,絕大多數民眾享有人身安全。伊戰之后,伊拉克陷入高頻度、高烈度、高廣度的暴力沖突,普通民眾的人身安全難以保障。一方面,大量平民死于非命。根據全球統計數據庫的資料,2003~2020年期間,有約20.85萬伊拉克平民死于暴力沖突。另一方面,大量民眾流離失所。截至2020年,有約920萬伊拉克民眾在伊拉克戰爭之后淪為難民或被迫離開故土,大約25名伊拉克人中就有1人流離失所。

    伊拉克人民發展權嚴重倒退。伊戰摧毀了伊拉克大量基礎設施,國家公共服務能力極大下降,民眾面臨缺水少電、缺醫少藥等問題。以衛生部門為例,伊戰后,伊拉克醫療水平下降十分明顯。1990年,伊拉克97%的城市人口和71%的農村人口能享受公共醫療服務。伊戰后,約2萬名醫生逃離,大量醫療設施在戰火中被毀。在第二大城市摩蘇爾,13所醫院中的9所被摧毀,180萬人的城市可用病床僅1000張。目前,伊拉克感染新冠肺炎人數超過143萬,死亡人數超1.75萬。

    嚴重破壞伊拉克的社會團結

    尼日利亞法學家丘庫迪夫·奧普塔在揭露殖民者對殖民地的影響時指出,就帝國對他國的干預而言,無形領域比有形領域傷害性更大。伊戰后,美國通過主導“去復興黨化”“民主改造”“戰后重建”,試圖重塑伊拉克人的精神世界。

    伊拉克社會團結和國家凝聚力被摧毀。薩達姆政權奉行復興黨的“統一、自由和社會主義”意識形態,試圖建立強大的伊拉克。薩達姆倒臺時,絕大多數伊拉克人仍支持單一制國家。但美國占領當局并不想看到一個強大的伊拉克政府,強行移植西方民主,利用多種手段建立一個聯邦制、教派和族群分權的脆弱國家。最終,伊拉克民眾國家認同嚴重下降,教派矛盾、族群矛盾、部落矛盾激化,外部勢力乘機介入,伊拉克成為內訌不斷、暴力盛行、沖突迭起的場地。

    伊拉克社會風氣和社會道德下降嚴重。腐敗盛行是其重要表現。2003年之后,美國公司的行賄行為、伊拉克反腐制度建設乏力,導致伊拉克腐敗猖獗。伊拉克總統薩利赫在2021年5月向議會提交《伊拉克腐敗資金追回法案》時指出,伊戰以來,伊拉克的國家石油資產因腐敗造成的損失高達1500億美元。腐敗給伊拉克帶來了災難性后果,不僅浪費國家資產、傷害普通民眾利益,而且使外國勢力控制伊拉克經濟命脈,破壞國家主權獨立和公共安全。

    伊拉克人的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被嚴重打擊。伊拉克文明歷史悠久、輝煌燦爛,造就了伊拉克民眾深厚的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這是伊拉克國家發展和歷史進步的重要精神財富。伊戰后,美國不僅從伊拉克運走大量珍貴文物和檔案資料,而且主導伊拉克歷史書寫和主流敘事,試圖通過重塑伊拉克民眾集體記憶和歷史心性,破壞伊拉克民眾的民族情感,培養伊拉克民眾親美傾向。長遠看,伊拉克民眾文化自信和民族自信缺失,不利于國家的發展進步。

    嚴重傷害整個伊斯蘭世界

    伊戰不僅極大損害了伊拉克國家利益和人民利益,而且對伊斯蘭世界的利益造成嚴重傷害。

    伊戰降低了伊斯蘭世界在全球格局中的地位。伊拉克戰爭削弱了伊斯蘭文明,直接弱化了伊斯蘭世界的實力。伊拉克是伊斯蘭世界的中等強國,美國在伊戰中的軍事勝利,使得伊斯蘭世界進一步式微。與此同時,伊戰間接破壞了伊斯蘭世界的團結。伊戰之后,伊斯蘭世界遜尼派與什葉派矛盾加劇,中東地區伊斯蘭大國之間地緣政治博弈激烈,作為整體的伊斯蘭世界在全球文明格局中地位下降。

    伊戰阻礙了伊斯蘭國家自主探索發展道路的嘗試。近代以來,伊斯蘭世界逐漸從傳統的帝國體系轉變為民族國家體系,包括伊拉克在內的伊斯蘭國家一直處于探索適合自身發展道路的進程中。美國發動伊戰,強勢將自己信奉的新自由主義模式向全世界擴張,不僅帶有深厚霸權主義色彩,而且破壞了伊斯蘭國家自主探索發展道路的努力,這種不切實際的制度輸出造成了一系列災難性后果。

    伊戰助長并激化了中東地區的恐怖主義,成為危及各國安全的全球性問題。戰后伊拉克安全重建困難重重,國家控制能力下降為恐怖主義擴張提供了條件,伊拉克遂成為恐怖主義分子重要聚集地。“基地組織”和“伊斯蘭國”勢力利用伊拉克的混亂局面興風作浪,成為危及伊拉克、敘利亞等多國安全的最大挑戰。同時,伊戰也加劇了普通穆斯林民眾對美國霸權的仇視和憤恨,催生了反美和仇美主義,針對美國及其西方盟友的暴力襲擊事件時有發生。

    伊戰的硝煙尚未散盡,伊戰的危害還將延續很長時期。伊戰是21世紀美國霸權主義踐踏國際法的歷史性罪證,伊戰的歷史告誡人們,堅決反對和防范美國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仍是全球愛好和平的國家和人民的共同責任。

    (作者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西亞非洲研究所)

    責任編輯:王梓辰校對:劉佳星最后修改:
    0

    精選專題

    深入學習宣傳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

    精選文章

    精選視頻

    精選圖片

    微信公眾平臺:搜索“宣講家”或掃描下面的二維碼:
    宣講家微信公眾平臺
    您也可以通過點擊圖標來訪問官方微博或下載手機客戶端:
    微博
    微博
    客戶端
    客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