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utton id="dl5g4"></button>

  2. <em id="dl5g4"></em>
    首頁> 報告> 文稿> 社會> 正文

    周延禮:促進金融資源順暢流動 提高服務實體經濟能力

    一、“十四五”期間的金融業發展新機遇

    首先,中央提出“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這是一項長期戰略性任務。長期任務要有全面的戰略部署,因為我們遇到的很多問題也都是中長期的,因此必須從戰略角度加以認識和研判,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

    其次,得益于我國強有力的疫情防控取得階段性勝利的背景。2020年,我國國內生產總值(GDP)按可比價格計算,比上年增長2.3%。2021年前三個月的經濟活動也呈現出逐步向好的態勢。不管是從金融指標、外貿指標來看,還是從經濟的活躍程度來看,都處于正面向好態勢。

    此外,大家也可以看到,我們現在面臨的形勢非常復雜,關鍵是存在諸多不確定性。2021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今年發展主要預期目標是:國內生產總值增長6%以上。2021年前3個月,中國的經濟增長情況也得到了全球的關注。我國經濟增長處于較高水平,這是今年的一個特點。但同時,2022年甚至“十四五”期間,如何把握好經濟增長,也成為擺在我們面前的一個重要任務。

    我們也注意到,經濟結構性問題,以及發展中的不確定性問題、地區發展不平衡問題等,很多問題是中長期的,必須從戰略角度加以認識和把握。中長期問題指的不僅僅是疫情態勢,還包括國內外經濟金融環境和外部地緣政治環境。尤其是中美之間的矛盾,從開始的經貿沖突演變到現在的科技、金融等領域,成為中國經濟復蘇道路上最大的不穩定因素。在此背景下,加快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是戰略性抉擇。

    第三,金融業要立足于促進資源要素順暢流動,重點要破除制約金融要素合理流動的堵點和痛點,矯正金融資源要素失衡錯配,從源頭上暢通金融服務國民經濟循環。

    具體可以從以下方面進行分析:一是貨幣政策要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使貨幣供應量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同名義經濟增速基本匹配,創新結構性工具,引導金融機構加大對制造業、戰略性新興產業、鄉村振興戰略、重點基礎設施項目和民營小微企業的融資支持,規范發展消費信貸;二是提高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三是健全實體經濟中長期資金的制度性和有效性,提高金融服務水平和效率,創新直達實體經濟的金融產品和服務;四是增強多層次資本市場的融資功能;五是提升保險保障和服務功能。

    責任編輯:張一博校對:葉其英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