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全體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為明顯的實質性進展
  1. <button id="dl5g4"></button>

  2. <em id="dl5g4"></em>

    推動全體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為明顯的實質性進展

    8月17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上強調,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是中國式現代化的重要特征,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在高質量發展中促進共同富裕。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必須著力適應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的變化,更好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努力把促進全體人民共同富裕作為為人民謀幸福的著力點,不斷夯實黨長期執政基礎。

    推動全體人民共同富裕是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本質要求

    推動全體人民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制度優勢的充分體現,是中國式現代化的重要特征,也是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本質要求。面對新發展階段的歷史新起點,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必須把“全體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為明顯的實質性進展”作為紅線貫穿于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全過程。

    推動全體人民共同富裕是馬克思主義一面鮮艷的旗幟,映照出中國共產黨的初心使命和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共同富裕是馬克思主義的一個基本目標,馬克思、恩格斯指出,“無產階級的運動是絕大多數人的、為絕大多數人謀利益的獨立的運動”,在未來社會“生產將以所有的人富裕為目的”??梢姽餐辉J邱R克思、恩格斯所設想的未來社會的重要特征。共同富裕也是自古以來我國人民的一個基本理想,更是幾千年漫長歲月的期待和追求。消除貧困、改善民生、逐步實現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是我們黨的重要使命。黨帶領人民推翻三座大山,建立社會主義制度,推進改革開放偉大事業,就是為了解放、發展和保護生產力,就是為了逐步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

    新中國70多年來的發展特別是改革開放40多年的成就,為促進全體人民共同富裕創造了良好條件。新中國成立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我們集中精力搞現代化建設,整個國家的發展都上了一個大臺階,打贏脫貧攻堅戰,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正向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邁進。2020年,我國經濟總量突破100萬億元大關,人均GDP連續兩年超過1萬美元,創造了經濟快速發展和社會長期穩定的“中國奇跡”。當前,我國經濟長期向好,物質基礎雄厚,人力資源豐富,市場空間廣闊,發展韌性強勁,社會大局穩定,雖然在收入分配、共同富裕方面還存在不少問題,但完全有條件進一步推動解決這些問題。

    從中國和世界的歷史經驗啟示看,至關重要的社會公平問題處理得好有利于社會穩定有序。“治國之道,富民為始。”縮小收入分配差距,對一個國家的長治久安非常重要,尤其對我們這樣擁有14億多人口的超大型國家至關重要。適應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的變化,更好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就要更加注重社會公平問題。如果社會公平問題處理得好,有利于全社會總體效率的提高,有利于開創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局面。

    推動全體人民共同富裕體現了推動高質量發展和實現高品質生活的雄心壯志。黨的十八大以來,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我們國家大刀闊斧地推動脫貧攻堅和精準脫貧工作,使近1億貧困人口實現了脫貧,困擾中華民族幾千年的絕對貧困問題得到歷史性解決,為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奠定了堅實基礎。有了這樣的基礎,站在進入新發展階段、落實新發展理念和構建新發展格局這樣的時代高度,習近平總書記開始新的戰略部署,強調“十四五”乃至更長時期,要堅持系統觀念,加強前瞻性思考、全局性謀劃、戰略性布局和整體性推進,推進城鄉居民收入普遍增長,讓人們生活更加美好,更好地實現人的全面發展。

    理解共同富裕取得更為明顯的實質性進展的科學內涵

    實現共同富裕不僅是經濟問題,思考共同富裕不能局限于經濟收入,要把人民群眾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考慮進來。要按照經濟社會發展規律循序漸進,自覺主動解決地區差距、城鄉差距、收入差距等問題。既要不斷增加經濟收入,又要實現精神是富有的、生態環境是友好的,實現人的全面發展和社會全面進步。

    共同富裕,不是少數人的富裕,不是整齊劃一的平均主義,不是沒有差別的同步富裕、同等富裕、一樣富裕,不是劫富濟貧,不是養懶人,不是城鄉和地區差異徹底消失。而是通過共同努力、共同奮斗、共同發展來共同分享整個國家進步的成果,也就是全民富裕、全面富裕、共建富裕、逐步富裕。前提是鼓勵勤勞創新致富,靠勤勞實干興邦,靠勤勞實干創造更多的物質財富。堅持在發展中保障和改善民生,為人民提高受教育程度、增強發展能力創造更加普惠公平的條件,暢通向上流動通道,給更多人創造致富機會,形成人人參與的發展環境。實現社會公平正義是由多種因素決定的,但最重要的還是經濟社會發展水平。沒有扎扎實實的發展成果,共同富裕就無從談起。只有生產力高度發展了,物質財富的蛋糕做大才更好分配,也更有分配調整的回旋余地。

    共同富裕既是奮斗的目標又是歷史發展過程,要把握好盡力而為和量力而行、公平和效率的關系。要統籌需要和可能,把保障和改善民生建立在經濟發展和財力可持續的基礎之上,重點加強基礎性、普惠性、兜底性民生保障建設。不能指望在很短的時間內就達到非常理想的狀態,需要經過長時間的艱苦努力才有可能把事情辦好。我們要對共同富裕的長期性、艱巨性、復雜性有充分估計,不能做超越階段的事情,要量力而行,不能犯急于求成的毛病,不能脫離正處于并將長期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實際情況,不能超越發展水平。同時也要認識到,我國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并不是說在逐步實現共同富裕方面就無能為力和無所作為,而是要把能做的事情盡量做起來,盡力而為解決面臨的實際困難,不斷朝著推動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目標前進。

    共同富裕要強調先富幫后富、先富帶后富,樹立全國一盤棋的社會主義價值風尚。共同富裕是我們的方向和目標,在邁進過程中總是會有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區先發展起來先富起來,總是會有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區處在一個相對落后狀態,那么先富起來的人和地區,就有責任來幫助后發展起來的人和地區,形成先富帶后富這樣一個波浪式前進的局面。比如,中央通過轉移支付等多種方式幫助落后地區發展,發達地區對口幫扶落后地區,鼓勵辛勤勞動、合法經營、敢于創業的致富帶頭人來幫扶落后地區,等等。其中,脫貧攻堅就是扎實推動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標志性事件。這方面既要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推動創造財富的智慧和動力源泉涌流,同時也要發揮好社會主義制度能夠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勢。

    推動全體人民共同富裕要有系統觀念,要從戰略高度進行頂層設計和問計于民。共同富裕本身就是社會主義現代化的一個重要目標。我們要始終把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新期待作為發展的出發點和落腳點,在實現現代化過程中不斷地、逐步地解決好這個問題。要促進人民精神生活共同富裕,強化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引領,不斷滿足人民群眾多樣化、多層次、多方面的精神文化需求。要加強促進共同富裕輿論引導,為促進共同富裕提供良好輿論環境。推動全體人民共同富裕要從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進一步發揮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優勢、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高度思考這個問題,從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高度把握這個問題。要抓緊制定促進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行動綱要,對浙江高質量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范區的經驗要注重挖掘和總結,加快形成可復制可推廣的經驗。鼓勵各地因地制宜探索有效路徑,總結經驗,逐步推開。

    積極探索共同富裕取得更為明顯的實質性進展的實現路徑

    共同富裕是一項系統工程和一連串事件,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正確處理效率和公平的關系,促進社會公平正義,促進人的全面發展,在高質量發展中促進共同富裕。必須立足新發展階段,貫徹落實新發展理念,緊盯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前進方向,堅持和完善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牢牢把握“兩個毫不動搖”,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提高發展的平衡性、協調性、包容性,調動方方面面創新發展的積極性、主動性,加快構建目標明確、方向一致、相融相濟、科學合理的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構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協調配套的基礎性制度安排,加大稅收、社保、轉移支付等調節力度并提高精準性,形成中間大、兩頭小的橄欖型分配結構,使全體人民朝著共同富裕目標扎實邁進。

    深化初次分配制度改革,增強初次分配的公平性。初次分配制度直接影響分配秩序和分配結果,對實現共同富裕具有最為直接的重要影響。深化初次分配制度改革,一是合理安排勞動、資本和財政收入在國民收入中的比例,發揮財稅和金融資源的調配作用,穩步提高居民收入在國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二是完善工資形成和增長機制,提高勞動者報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營造全社會崇尚勞動、勤勞致富的社會風尚。三是通過改善創業環境、發展多層次資本市場、推出多樣化的理財工具等,拓展居民收入渠道,增加居民財產性收入。四是加強對高收入的規范和調節,依法保護合法收入,合理調節過高收入,清理規范不合理收入,整頓收入分配秩序,堅決取締非法收入,保護產權和知識產權,保護合法致富,促進各類資本規范健康發展,縮小居民收入差距。五是培育中等收入階層,提高中等收入群體的比重,可研究實施中等收入群體的倍增計劃,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促進農民農村共同富裕,全面推進鄉村振興,推動更多低收入人群邁入中等收入行列。

    深化再分配制度改革,加強再分配的調節性職能。一是完善稅收制度,包括完善稅種、合理確定各類稅種的稅基和稅率、完善收入和財產的個人申報制度和稅收監管制度、嚴格稅收執法等。二是完善財政轉移支付制度,進一步提高均衡性轉移支付的規模和比重,構建以一般轉移支付為主、專項轉移支付為輔的模式。三是調整和優化財政支出結構,完善公共財政制度,把更多的財政資金投向公共服務領域,突出重點并加強薄弱環節。促進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加大普惠性人力資本投入。四是建立覆蓋城鄉居民的社會保障體系,完善養老和醫療保障體系、兜底救助體系、住房供應和保障體系。對城鄉保障項目、保障標準、保障資金和保障機構和法規建設進行全面而有效的整合。五是鼓勵高收入人群和企業更多回報社會。完善有利于第三次分配的法律和法規、有效的民間組織監管機制、慈善捐贈的稅收減免制度,積極發揮“第三次分配”對收入分配的調節作用。

    深化社會配套制度改革,增強配套制度的保障性職能。保障性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涵蓋經濟社會各領域、各環節,主要包括黨的全面領導制度、公平教育制度、充分就業體系、公共服務體系、公平競爭機制、城鄉區域協調發展體制機制、公共財政制度、普惠金融制度等。保障性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對于分配起點、分配秩序、分配格局具有重要影響,是實現共同富裕的前提條件和重要保障。收入分配和共同富裕不僅僅是個人層面的分配結果,更是國家社會、城鄉區域等各主體、各層面發展環境、發展條件、發展狀況合力作用的結果。共同富裕離不開分配起點的公平化、分配秩序的有序化、城鄉區域發展的協調化。

    〔作者系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馬克思主義學院院長、教授〕

    責任編輯:劉宇同校對:劉佳星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