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utton id="dl5g4"></button>

  2. <em id="dl5g4"></em>
    首頁> 報告> 文稿> 社會> 正文

    張志坤:【家長課堂】讓青少年敬畏生命與熱愛生命

    主持人:陳一彬 北京師范大學心理學碩士、教育博士

    嘉   賓:張志坤 首都師范大學初等教育學院副院長、副教授

                 王楠 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國家高級專注力訓練師

     

    主持人:關于這一話題,作為家長的王楠是帶著問題來的。那么,先請王楠談一談她的問題。

    王楠:作為家長,我非常擔心孩子的心理健康問題。因為孩子的身心健康可能比一個優秀的成績更能讓他有一個美好幸福的未來。但是目前,隨著青少年心理問題的低齡化,越來越多的孩子囿于悲觀、抑郁的心理困境,甚至出現自殺傾向和行為。每每在新聞上看到這些,我作為家長就感到特別焦慮。所以在這里,我想跟兩位老師交流一下,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這樣一些結果?

    主持人:張教授,從您所研究的專業領域,如何來看待這一問題的成因,或者說如何來定義在教育過程中開展的生命教育?

    張志坤:剛才王楠談到的這個問題,實際上不是個案。這些現象的背后還有一些深層次的問題。原來,我們認為孩子出現的可能是心理問題、情感問題,而現在,隨著社會的發展進步,我們發現兒童的內心世界越來越復雜,出現了對生命的認知以及對個體生命意義的探尋等活動。這樣的話,我們就需要把原來的對兒童心理問題的研究變成對兒童生命問題的研究。我認為,這背后是從心理到生命的轉化。

    主持人:關于生命教育,從專業角度是如何定義的?

    張志坤:談到生命教育,我們有一個描述性定義。生命教育是基于兒童生命本身,通過生命活動,提升兒童生命意義與價值的教育。它是基于生命,通過生命,為了生命。

    主持人:那么,生命教育是起源于中國嗎?

    張志坤: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哲學思想對生命的價值與意義有過研究和探討。但對于生命教育的研究與開展,還是從20世紀60年代左右開始的。當時的美國,為了應對青少年生命意識淡薄、生命關系緊張、自殘自殺等社會現象,開展了一種教育,叫“Education for life”,譯為“為了生命的教育”。隨著時代的進步和社會的發展,我國兒童和青少年的內心世界發生了很大變化,生命教育也變得越來越迫切了。

    主持人:那么,兒童和青少年為什么會出現漠視生命的現象?

    張志坤:導致這一現象的原因比較復雜,可能有家庭、學校、社交、手機等方面的影響。王老師,作為家長,您從家庭或是社會的領域分析一下直接原因有哪些呢?

    王楠:第一,孩子學業壓力相對較大,家長和老師過于看重分數。如果,對于孩子的要求更多放在學業上,那孩子就沒有太多接觸大自然的機會,每天的運動量是不夠的。

    第二,孩子接觸電子產品的時間越來越早,時長也越來越長。孩子過早接觸電子產品會對他的身心發育特別是大腦發育造成不良的刺激和影響。

    第三,很多孩子的社交環境過于單一,他們大部分的時間都被課外班、興趣班填滿,沒有太多和小伙伴一起玩耍和交流的時間。

    張志坤:剛才,王老師談的可能是家庭生活這方面的原因。作為一名在校老師,我特別清楚學生在學校的狀態。實際上,學生在學校遇到的一些困難,主要跟兩個因素有關。第一,學習成績。有些學生的學習成績不好,這自然會成為他的一種無形壓力。第二,社交關系。學校還會出現各種關系,比如師生關系。我們希望老師能公平公正地對待每一個學生,不用身體條件、智力水平、家庭情況來衡量一個學生。這里,我們呼吁老師們要多做功課、多做努力。另外,還有生生關系。一個班里大概有三四十個孩子,不是每一個孩子都能和同學友好相處。他們可能有小團隊,也可能會孤立其他孩子,甚至還有可能出現校園霸凌。這種不良的關系狀態會影響孩子的情緒、心理以及他對學校生活的接受和向往等。

    主持人:剛才在臺下交流時,張老師談到運動能產生多巴胺。也就是說,運動在幫助孩子強身健體的同時還能起到釋放壓力、調節心理狀態的作用。適度運動是一種非常健康的生活方式。

    另外,談到學業壓力時,我想到一個問題。曾經,我走過一個培訓教室時,看到有個家長在教孩子數數。數什么呢?71之后是七十幾?當時家長說:“71之后是?”孩子回答:“76。”家長說:“怎么能是76呢?到底是七十幾?”孩子回答:“75。”家長說:“連76都不是,怎么能是75呢?好好想一想,你不要著急。”這個時候,我進去跟這個孩說:“寶貝,剛才媽媽提到76之后是七十幾,我也不會,這個太難了。”那個孩子流著鼻涕,眼淚巴巴地看著我。我示意他媽媽給孩子擦一下。之后我說:“寶貝,76之后是多少,太難了,我們降低一個難度,弄一個不這么難的。”我又說:“從71開始數,71、72……”他就跟著我數,但數到76的時候,他來了個75。這說明,孩子在當時的情緒狀態下很難數對。所以,我就從1開始數,他就跟我一起數,從11數到16時他來個17,從21到26時他來個27,這樣一直數到76時他來個77。此時,我明顯感覺這孩子的表情和狀態不一樣了。我跟他說:“寶貝,我們來個搶答,可以嗎?”他說:“可以”。我說:“準備好了嗎?”他答:“準備好了。”我問:“有沒有信心?”他抹了一下鼻子,說“有信心。”然后,我說:“76之后是?”孩子回答:“77”。

    其實,我們家長在教育的過程中,不僅不了解孩子的成長規律,而且還用我們的經驗過高地要求孩子,給孩子的學業帶來壓力。另外,每個孩子的自身發展水平是不一樣的,包括智力的發展、能力的發展以及習慣的建構都不一樣。如果老師用同一個標準去衡量孩子,就可能導致一些孩子還沒有發展起來就背負起一些壓力。若此時,老師和家長再采用一些負向的評價模式和機制,比如批評、指責、謾罵,就有可能使孩子產生學業壓力,長此以往則會導致孩子失去學習的興趣。這在心理學和教育學上叫“習得性無助”。

    我有一個不恰當的比喻,孩子就是家長的產品,如果產品出了問題,嚴格意義上來講是要找廠商的。也就是說,孩子出現問題,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家長的教育出了問題。我注意到,一些家長不太關注孩子的內心感受,或是缺乏這種意識。甚至有時候一些老師也是這樣。我講一個我觀察到的案例。在幼兒園,有個小孩一直在哭著找媽媽,他的老師就來找我,說:“陳老師,這個孩子和別的孩子不一樣。”我說:“怎么不一樣了?”她說:“你看,我跟別的小朋友講道理就聽,這個小朋友就不聽。所以他和別人不一樣。”我問:“他來了幾天了?”老師答:“三天了。”實際上,這是一種正常的分離焦慮。接下來,我給老師做了個示范。首先,我說出他的感受。我說:“你是不是特別想媽媽?”孩子說:“嗯。”我接著說:“一想到媽媽,你就希望她趕快來接你、抱你?”孩子說:“嗯,就是的。”我說:“你希望這個時間過得快一點,媽媽早點來接你,是不是?”孩子說:“就是的。”我說:“陳老師告訴你一個秘密,讓時間可以變快。”孩子說:“哦?”這時候,他開始不哭了。他說:“什么辦法?”我說:“你看啊,時間是一個很奇怪的東西,當你哭的時候它就變得很慢,當你和小朋友在玩的時候它就會飛轉。你想不想讓時間變快???”孩子說:“想。”我說:“那你應該怎么辦?”孩子說:“我要去玩。”這時候,他就變得開心了。其實,在和孩子交流的過程中,我們要首先關注孩子的感受,和孩子建立連接。但在這方面,很多家長都是缺乏的。

    責任編輯:趙葦校對:楊雪最后修改:
    0

    精選專題

    深入學習宣傳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

    精選文章

    精選視頻

    精選圖片

    微信公眾平臺:搜索“宣講家”或掃描下面的二維碼:
    宣講家微信公眾平臺
    您也可以通過點擊圖標來訪問官方微博或下載手機客戶端:
    微博
    微博
    客戶端
    客戶端